第39章 再次发烧

韩明哲看着秦楚琛和沈吉祥走了,半响也没从受到的打击中出来,他们三人中最不可能结婚的人结婚了,应该最先结婚的他还是个单身狗,突然也有点想谈恋爱了是怎么回事?

秦楚琛还是第一次坐沈吉祥的车,沈吉祥开口道:“刚才的事情,谢谢啊。”

“不必。”

沈吉祥也接不下话,这个人真的是惜字如金,可是相处起来也不像最开始那样让她觉得整个人都不自在。

回到家两人分别回房间,一句话也没有说。

第二天一早沈吉祥就起来,先给秦楚琛做了早餐,看着时间差不多,然后上楼换衣服化妆,等着秦楚琛下来吃饭。

奇怪的是今天秦楚琛没有像往常那样按时下楼,沈吉祥又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下来,难不成已经离开了?

沈吉祥去门口看了看,拖鞋不在,那应该还在家。

又等了好一会儿,豆浆都凉了。

沈吉祥站起来,走到秦楚琛房门前敲了敲门。

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在房间,那去哪里了?时间不早了,要是她再不走上班就要迟到了,想到这里沈吉祥给秦楚琛打了个电话,如果他要坐自己的车就赶紧走,如果不坐的话她就先走了。

电话铃声从房间里面响起。

沈吉祥看了看手机,再看了看房门,他在屋里?

不接电话,也不开门,难道是出什么事了?

这段时间秦楚琛对她很不错,她有些担心,“秦楚琛,你在里面吗?”

“不说话我进来了。”

沈吉祥小心翼翼将门推开,秦楚琛的房间她是第一次进来,依旧是黑白灰的风格,简单大气,此时秦楚琛躺在床上,满脸通红,呼吸急促,嘴唇发白。

沈吉祥吓了一跳,这是发烧了吗?

立刻打拨了急救电话。

真是难以想象,如果不是她这个时候进来看的话,他会不会烧坏?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沈吉祥作为唯一的家属自然要一起去,公司那边只好打电话请假。

医院做了紧急救治,输着液秦楚琛的情况也不见好转。

上一次因为着急沈吉祥没注意,今天就这么看着觉得秦楚琛脸真的好红,汗水将睫毛打湿,看着更浓了,这样真的没事吗?

中午的时候秦楚琛也不见好转,沈吉祥有些担心,去问医生,医生表示输完液看情况。

秦楚琛睁开眼睛看着挂着的输液瓶就猜到了什么情况,看了看四周,没看到其他人,想坐起来,还有些难受,只好躺下。

这时候沈吉祥拿着冰袋走进来,见到秦楚琛醒过来松了一口气,“你可算醒了,医生说你要是再不行就让你转院了。”

可把沈吉祥吓坏了,治不好才会要求转院啊,立即去问护士要了一个冰袋想给秦楚琛敷敷的。

“我没事,过两天就好了。”

因为发烧的原因,秦楚琛清冷的声音很是沙哑。

沈吉祥将冰袋放下,倒了一杯水给秦楚琛,秦楚琛皱眉,“你将床摇起来。”

秦楚琛感觉有些难受,这些年他也算习惯了,被沈吉祥照顾了两次,之前觉得奶奶想法不对,什么冲喜完全没用,现在看来是没有什么用,但有人这么照顾也不错,不讨厌。

喝了水秦楚琛觉得嗓子好多了,看向沈吉祥放在一旁的冰袋,沈吉祥拿过来,用毛巾包着递给秦楚琛,“敷一敷可能会没那么热。”

秦楚琛现在的脸太红了,就算醒过来也没见好转。

敷上冰袋,好像好了不少。

秦楚琛:“……”

四十分钟后沈吉祥看了看秦楚琛,脸上的红褪了不少,“你感觉怎么样?”

秦楚琛将冰袋拿下来,“好了。”

“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