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股疼痛,差点就让白山圣者昏厥讨共,偏偏未能如愿四无比。一点一滴的刺痛,让他痛不欲生,大声嚎叫道:“上神。是我错了。是我错了,还请上神饶恕!”

凌逍冷冷一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是你自己心中升起不良念头。你若是没有那些想法,又怎么会遭受这些折磨?”

就算明知道凌逍没说真话,白山圣者现在也根本不敢再有任何反应。刚刚那一下,足够让他刻骨铭心了。等到那刺痛感消失掉,白山圣者才跪在凌逍面前,沙哑着喉咙说道:“全凭上神吩咐!”

凌逍嘴角微微泛起一抹微笑,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打符咒,扔给白山圣者,说道:“此乃敛息符,贴在身上,可以将自身气息完全收敛,但凡实力没有我强的人,都不能感应到你

白山圣者和他身后的白山七鬼闻听此言,眼睛都忍不住亮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凌逍,这可是好东西啊!身为武者,尤其是喜欢阴人的武者,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这东西的作用了。

“这,这真是给我们的?”白山圣者的神色有些迟疑,他实在被凌逍的手段整的有些怕了,唯恐凌逍又弄出一些什么圈套让他钻。

“当然了,不过,你们要为我去做一些事情凌逍目光投向远方。声音淡漠的说道。把这件事解决掉,自己,应该就去北州找那人了吧?是敌是友,总要分个清楚。

想到这,凌逍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终究还是像黄浦月说的那样,一让不容二虎啊!

对普通人,甚至是大圆满巅峰境界的武看来说,这圣域无限大,穷其一生,也难走遍十分之一!

这种走遍,自然不是走马观花一般的在空中掠过。话说回来,就算是那样的飞掠,没有几年的时间,也别想把这圣域环绕一周!

可对凌逍这样境界的人来说,整片圣域,跟自家后花园,也的确没有太大的区别!圣域大陆的五大州。带着种种神秘传说的外海,在凌逍的眼里,也不过就那三两个强者。剩下有些稍强的波动,也都不能引起他的注意。

相信对于那几个人来说,他们对自己的感觉也是如此。

白山圣者小心翼翼的看着凌逍,看着这个身材伟岸的男人似乎有些走神,但他却没有半点想要偷袭一下的念头,老老实实的等着凌逍的下句话。

该来的,总是要去面对的。凌逍暗暗叹了口气,然后对白山圣者说道:“我观你的实力,在目前的圣域,排进前十应当没有任何问题,还有你身后的白山七鬼,实力也都不错,我只需要你们为我做一件事情。白山圣者,你当明白,这些界。我不会久居,就算是将来进入神界。那也不是我最终的目标,所以,只要你不想着忤逆我,我就能保证你一直逍遥的活着!”

白山圣者此时自然不敢再有任何怨言,只能点头答应,心说但愿你会像你说的这样。

“我要你做的事情,就是”在暗中保护着蜀山国,保护着蜀山国任何一个高层!然后,在必要的时候,你们在暗中出手,抹平一切对蜀山国不利的事情,灭杀任何对蜀山国不敬之人!你们,,可做得到?。

白山圣者连连点头:“我做得到,做得到!”话语中,竟有情不自禁的喜气,他跟白山七鬼修炼的功法。跟赵勇所修炼的魔功有相似之处。都是需要采用新鲜血液才能提升境界和实力,原本还以为凌逍恼怒他们杀人成性,要他们从此后禁制杀戮,心中正焦急呢,却没想到凌逍给他们的任务,却还是杀人。

对于白山圣看来说,简直就是瞌睡有人送枕头一样惬意。

白山圣者身后的白山七鬼也早被凌逍的强悍给吓破了胆,一个个只是跪伏在地,心中却也都早就乐开了花。心说这个主人,看起来也不差吗!

由此可见,在圣域,率有实力,才是拥有话语权的不二法门!

经年已过,凌逍身边一众红颜亲人以及朋友们,也都不是当年人界中那些个帝都雅兰城的贵族或是商贾或是平民了,长生的诱惑和长久的寿命,让每一个人,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这其中,一直没怎么发生变化,反倒是凌逍他自己!

因为从一开始。凌逍就知道自己要追求的是什存,也清楚一直走下去。面对自己的会是什么。

幸甚,或许是上天的眷顾,让自己成功渡劫,仙体夫成。但却又有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摆在凌逍的眼前。那就是,这位面,没有仙界,口川江个仙体大成的神仙,要何去何从。凌逍很清楚,就算圣域这个被诸多法则加持的世界,也根本承受不起自己全力的一击,相信一直蛰伏不懂的天邦第一的王林,跟神出鬼没的云之澜,也差不多拥有这份境界了。所以他们几乎不会出现在公众的面前,甚至不愿意与任何人交手。

凌逍心里想着,身子就像是一道闪电般,顷刻间就会飞出去极远的距离,就算是大圆满巅峰境界的强者,也根本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

在这些上,凌逍已经没了太多的目标,也唯有王林跟云之澜,能引起凌逍的一些兴趣。

北州,那片巨大的冰川后面,一栋十分普通的木屋里面,坐着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人,这中年人长的十分英俊儒雅,坐在那里,身上流露出一种自然和谐的气息,仿佛与这木屋融为一体,而这木屋又与这冰川融为一体!

整今天地间,方圆百里之内。都充斥在一种玄妙的境界当中!

若是有人经过这里,一定会有种心平气和的感觉,被这气息所感。

正在打坐的王林忽然间睁开双眼。双日古井不波,眼神仿佛穿透了这小木屋一般,射向天空,轻轻一叹。

就在这时,冰川一道黑影,如同闪电一般朝着这里电射而至,刚刚还像个蚂蚁一般,在极远的冰”横峰,下一刻,就出现在王林的。“哥哥,那人”来了王佐轻声说了一句。

“知道了。”房间里响起一个羊静的声音,然后。便归于平静。

王佐皱了皱眉头。想要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放弃了,他跟哥哥自幼一起长大,不过对这个哥哥,向来都是只有敬畏,而且,最近这些年,王佐发现自己跟哥哥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过去他还能多少猜出来一些哥哥心中的想法,到了现在,他完全看不懂这个相依为命数万年的哥哥了。王佐甚至时常都有种哥哥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荒谬感觉!

王佐当然清楚自己跟哥哥的来历。都是当年被清河所杀,在圣域中转世重生的神,用很多年找回了记忆之后,开始修炼。

但就算是当年的清河,他的身上也没有哥哥这种气质,这样的气质。除了哥哥,这无数年来,王佐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那就是,凌逍!

那个将他吓得落荒而逃的凌逍!

除此之外,王佐再没有在第二个人身上有过那种感觉。

所以,王佐从心底里,一边希望哥哥能给他报仇,找回场子,而另一方面,又不怎么希望哥哥太早跟凌逍碰在一起,虽然对自家哥哥很有信心,但王佐对凌逍那恐怖至极的实力,也记忆犹新。

“漆逍他”王佐犹豫了片刻,还是准备提醒一下哥哥,免得哥哥吃亏,着了那人的道。

“没关系,你退下吧,我都清楚王林打断了弟弟的话,并且要把他赶出这里。

王佐心中有些委屈,心道我还没说,你知道什么了?他却想不到。王林早在很久以前,也就是他狼狈的跑回来,凌逍刚刚渡劫成功那会。就已经有所感应,自然不是他所能想到的了。

王佐对兄长的话还是很在意的,虽然不大情愿,但也还走动身离去。

房间里的王林轻叹一声,心说弟弟,我也只能扶持你到今日,今天最后救你一命,但愿你以后,别去招惹这凌逍!

外空间,王林看着对面这今年轻人,虽然早知他的存在,但今日一见,也忍不住有些喘嘘,心中暗道:太年轻了!比想象中,还要年轻很多!虽然圣域中不乏一些活了几万年的老怪物也长着一张年轻的脸,但对于王林这样境界的强看来说,若是连人的年龄都分辨不出,那也确实愧对强者这两个,字了。

“凌逍是吧?我是王林!”

凌逍点点头,看着王林:“你已经知道我的来意?”

王林也点点头,脸上看不出一丝慌乱,还露出一个笑容:“当然,我知道你早晚会来找我,不过没想到这么快,你我之间,早晚会有一战!”

王林说道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身上的气质徒然一变。从网刚一个儒雅的中年人,霍地变成一个一身杀气的血性男儿!

浑身上下的气势,也冲霄而起。形成巨大的压迫,漫天冰冷剑真,顺着那气势,朝着凌逍,扑面而来!

【Ti:亲爱的书友,当前章节已至本书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