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圣域中,传送阵的作用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因为这种传送阵,只能单向的,从人界当中将人类吸收上来。圣域中的强者,并不能通过传送阵进入到人界的领土上。据说在上古神战之前,传送阵之间只要留下坐标,就可以相互传送。但在神战之后,不知为何,这些传送阵便失去了原本的功效。

虽然很多家族或是势力中都会有传送阵的存在,但几乎没有人会耗费大量的晶石去启动它。近五百年来,也只有欧阳家开启过两次传送阵,其中一次还跟凌逍有关,并且被凌逍一剑给轰碎了圣域之门,欧阳家这个中级偏上的家族也弄了个灰头土脸,十分丢人。

所以,圣域里面对传送阵有研究的人,并不多,想要建立一个传送阵,也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不过就算再难,也不会动摇凌逍的信心。圣域里面的时间,看起来跟人界是同步的,也就是说。圣域里面过一天,人界同样也是一天!

距离自己飞升圣域,已经十数年的光阴过去,虽然没有沧海桑田那样夸张,但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可以挥霍呢?就算那些人都是实力强横的武者,就算他们都可以拥有数百年的寿命。但在圣域中修炼,终归要比在人界修炼的快!

就算人界的蜀山派那里有着一条巨大无比的灵脉。

凌逍的道,修的是情,修的是义!

无情无义,无视众生,无视一切……那非凌逍本心!

也许有一天,他会站在一个至高无上的巅峰上面,就算到了那时,凌逍的心中,也不会将自己的亲人遗忘,不会将自己的友人遗忘,不会将自己的红颜知己,爱人遗忘!

身边之人都不顾,本就是自私至极的做法,还硬要找上无数个理由去证明这种自私是正确的……这种人,在凌逍看来,就算升仙,就算成神,也根本毫无意义!

“凌宗主,若是想要建立这种传送阵的话,首先。需要有大量的秘银,玄铁,精金等上等的炼器材料,然后还要有超强的精神控制能力!需要在这传送阵上镌刻魔法阵图,然后还需要有大量的晶石开启它,而这些对凌宗主来说,自然不算是什么问题,但还有一个问题……”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模样,实际上,他今年也只有三百多岁,莫说剑圣,就算是高阶的剑尊眼里,这样的岁数也不算什么。但这个老者,却只拥有剑皇的实力。

所以,这个岁数对他来说,已经是很老了!他这一生,都致力于研究传送阵,在整个生于南州来说,没有人在这方面比他还精通的!

当然,无数人不理解他。认为他这完全就是在浪费生命的做法,就算你不喜欢辛苦的修炼,那你也可以进入到普通人的世界里去生活啊,可以去享受生命的精彩啊!

终日把自己关在一个研究室里面去研究最冷门,最没有什么用处的传送阵……真是无法理解!

不过当蜀山派通过各种渠道,开始寻找传送阵方面有造诣的人的消息发出之后,人们才猛然间想起,蜀山派那位神奇的年轻掌门要做什么。同时,这个名叫王阵的老人,也首次出现在人们的眼中,很多人才霍然发现,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是无奇不有,还真有对传送阵精研的人存在!

凌逍微笑着看着王阵问道:“还有什么问题,您请说!”

王阵有些受宠若惊的回答道:“凌宗主不要这么客气,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您这传送阵想要跟人界相连的话,第一次必须要亲自降临人界进行定位!当然,可以通过能量水晶球,先寻找好降临的地方,然后降临,定位之后,这传送阵才可以进行开启!而且,实力越强大,定位的位置也就越精确!”

凌逍微微皱起眉头,忽然问道:“那当年欧阳家族的传送阵开启之后,圣域之门直接出现在人界神之禁地上空,第二次开启,却是距离神之禁地很远的地方,直接出现在我的头上。那是怎么回事?”

王阵听了,立刻回答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欧阳家的传送阵,一定是相当高级的!甚至有可能是神战之前留下来的!或者……就是神战进行的时候,神做出来的传送阵!绝非他们自己所造!他们……没有人拥有那样的能力!就算是顶级大圆满境界的人,也不行!”

凌逍心中沉吟,原来传送阵还有这么多的说法,心里想着:那是不是说明,欧阳家的传送阵,很有可能还具有更强大的作用呢?不过这个问题凌逍并没有问出来。

王阵这时候又说道:“我这一生,就在致力于研究传送阵能否恢复在圣域之间传送的功能,倘若这个功能恢复,遥遥圣域,将会变小!很多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只要你有晶石,也可以随意的去了。”

这时候,有别的阵法方面有研究的人,忍不住一个个都在脸上露出惊容,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阵,其中一个看起来只有中年人模样的人问道:“此言当真?”

另一个老者一脸不信的说道:“怎么可能?这个问题自从神战之后圣域就有人研究无数年!我们这些传送阵方面的研究者,此生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恢复这些传送阵相互传送的功能,若是你能研究出来这个,那你不但立马会成为这圣域最富的人之一。也会名垂青史!整个圣域都会记得你的名字!”

还有几个传送阵方面的研究者也都半信半疑的看着王阵。

王阵老脸一红,有些尴尬的说道:“因为经费的原因,到现在为止,我……我只有理论上的可行性,却从未有机会做过实验。”

人群里有人发出不屑的声音,不过几个对传送阵方面同样有着很深造诣的人脸上却都露出凝重的神色来,他们这里有些人已经研究超过五百年!却同样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而这王阵,竟然已经能够达到理论上的可行性了?

想到这,有几个本身就是大势力中人的传送阵研究者,望向王阵的眼神里。忍不住有些炙热起来。

这时候,一直陪在凌逍身旁的王真直截了当的说道:“如果你愿意加入蜀山的话,以后你需要的任何研究经费,我们给你提供!而且……”王真说着,看了一眼这个跟自己名字只有一字之差,三百多岁却已经成了垂垂老者的王阵,心思有些怜悯,接着说道:“而且我会厚着脸皮,跟宗主讨要几粒丹药,让你突破现有实力,获得更长的寿命!”

其他几个有心招揽王阵的人一听凌逍手下大将王真这种说法,顿时闭上了嘴巴,他们或许可以给王阵巨大的财富,但却不能延长他的寿命!目前在这圣域当中,除了蜀山派,怕是还没有任何一个以炼药为主的家族和门派,敢说出这种豪言!就算他们敢说,也会被人嘲笑的。

王阵一张充满褶皱的老脸上,充满了激动的神色,看着王真问道:“真的么?”

王真笑着一指身旁的凌逍,说道:“宗主就在这里,你说我敢骗你么?”

凌逍对人才的渴求也很强烈,只是有些话不好直说而已,有王真充当自己喉舌,自然会非常愉快的同意,笑着点点头说道:“你的资质虽然差了点,心思也没用在这方面,不过简单的提升下,延你几百年的寿元,还是没问题的!”

能活着,谁又想死?只是生老病死是圣域中的强者也都无法避免的一种自然现象,谁都无法抗拒!现在听说自己能够多活几百年,对王阵来说,这简直就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忍不住心情激荡起来,然后对凌逍深施一礼:“王阵……见过宗主!”

其他那些人望向王阵的眼神都很复杂,有嫉妒也有羡慕,不管怎么说。这个籍籍无名的老人,不论他从前多么不受人重视,但从现在起,再也没有人敢用过去的眼光看他,用过去的口气和他说话了。

这一切,并非王阵有了什么样的改变,改变的……是他的身份!是的,他是蜀山派的人了。

王真这个时候笑着冲这群人说道:“传送阵的事情,就有劳诸位了,建好之后,我家宗主肯定会有所表示!”

这些人听了顿时又兴奋了起来,无他,蜀山派宗主的表示,会差了么?至少……也是一些极品的丹药吧!

想到这,这些人的心思活络起来,似乎也更有了干劲,在出去采购传送阵材料的人回来之后,这些人,开始了传送阵最基本的构造。

丹药的诱惑力果然无比强大,这些来自南州的传送阵方面的精英,仅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一个直径五十多米的传送阵,基本雏形就给做出来!于此同时,他们对蜀山派的财力也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印象!

因为修建传送阵的材料,巴掌大的一块,就可以用价值连城来形容!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凌逍用精神力,在传送阵上面刻画魔法阵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