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老者一路风驰电掣赶到凌逍他们基地的上空。然后向下一看,勃然大怒,刚刚还清晰可见的那些房子,此刻全都被一片氤氲的雾气给笼罩起来,凭他目力,竟然看不见里面任何东西!青衫老者浑身暴起一阵强烈无比的气势,像是一道龙卷风,猛的卷向下面那片氤氲的雾气,却没有想到,那些雾气就如同是粘在那里的一般,任由他气势如何猛烈,也根本不动分毫!

而他惊天的威压施展下去,也如同泥牛入海,没有半点的反应!几道剑气射出,也听不见半点动静,这时候手臂上的伤口开始发作,剧烈的疼痛让几乎忘记疼痛感觉的青衫老者目眦欲裂。

再看看头上晴空万里,青衫老者哪里会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那神奇的阵法,忍不住仰天咆哮:“凌逍,我绝不会放过你!”说着。那身子迅速的消失在空中。

下面包括来自南州联盟的蒋云峰等人在内的所有人,见青衫老者离去,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背后都是一身冷汗,然后面面相觑。整个基地内的大多数人,此刻还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忽然看见阵法被打开,全都抄起武器自发的集结起来。

蒋云山跟大家吩咐了一句,让他们往凌逍和青衫老者离去的方向,呈扇形前去寻找。这些人此刻也都知道首领刚刚跟人战斗了一场,此刻下落不明,忍不住都担忧起来,没有人说话,各自寻找起来。

张扬脸上带着一抹愁容,看着蒋云山说道:“但愿希望主公不要有危险才好。”

蒋云山笑了笑,然后说道:“主公肯定不会出事!”

蒋云峰看着哥哥脸上自信的笑容,心一下子就像回到了二十年前,那时候的他刚刚三十来岁,还一点都不成熟,终日就躲在哥哥的羽翼之下修炼武技呢,那时候,哥哥就是他最大的偶像,脸上时常会露出,这种自信的笑容!

一晃,二十年光阴如弹指一挥间,匆匆过去,今日的哥哥。也非当年的哥哥了,不过看见脸上这笑容,蒋云峰却有种神情恍惚的感觉,忍不住问道:“哥哥,你怎么这么肯定?”

蒋云山笑着说道:“没看这青衫老者刚刚的那种愤怒?若是他已经将主公斩杀,又怎么会回来拿我们这群小喽啰撒气?而且,你没看见,他的半条左臂消失不见,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主公亲手斩下,不过,和主公肯定有直接关系就是!他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想拿我们撒气还没有成功,呵呵,还有他走的时候留下那句话,充分证明了,主公根本就没什么大事,最多……受点小伤而已!”

听蒋云山这么说,张扬等人的心情微微平复了一些。

蒋云峰却听着哥哥十分自然的一口一个“主公”,心中微微有些酸楚,当年的哥哥,那可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任谁见了不得称呼一声蒋少主?可仅仅二十年过去。哥哥却能如此自然的称呼别人为主公……

“哥哥,你,你真的永远都不打算回家族了?”

蒋云峰有些心潮澎湃的问了一句,不过问出之后,他自己也忍不住大摇其头,这可不是哥哥说要离去的,而是那些长老们将哥哥驱逐出来的。

“哥,我相信你是被冤枉的,你为什么不去和他们说?”蒋云峰在哥哥面前,又变回了当年那个一心修炼的毛头小子,而不是那个为了帮助哥哥,毅然走出家门加入南州联盟,忍辱负重低调做人的蒋家嫡出九公子!

蒋云山苦笑一声,拍拍蒋云峰的肩膀,说道:“今天咱们兄弟相见,哥哥高兴,现在就让你嫂子去做几个小菜,待主公回来,咱们兄弟二人今晚痛痛快快的喝一顿!那些不快的事情,无需再提!”

蒋云峰默然,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毛头少年,他甚至非常清楚,当年那件事,从感情上来讲,包括亲手废掉蒋云山的长老都不能接受蒋云山的背叛,也并不相信他会那样做!

但铁证如山之下,外加蒋云山并没有多做辩解,只说了一句总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希望你们不要后悔。蒋云峰这么多年在南州联盟。利用手中的职权,偷偷调查过当年那件事,甚至还调查过自己的二哥,发现了很多的疑点,但疑点终究只是疑点,并不能当做证据。

而当年夏雪玉和蒋云山不利的证据,却是铁证如山!

蒋云山终究没有等到凌逍的归来,自然也就没有心思和弟弟大醉一场,但他坚信凌逍一定会回来,而且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和张扬以及从病床上爬起来的王真一起,将这里给稳定下去,那些没有寻到凌逍的人,则被蒋云山等人都招了回来,不在外出。每天都如同平时一样的修炼。

望天城那边很快听说了这里的事情,吴英、王诚和李胜三人亲自赶来,一同赶来的,还有吴英的女儿吴秀儿和长子吴庸。

几人的脸上都带着焦急之色,现如今的凌逍,对望天城三大家族来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为这几种丹药一经推出,立即引发了爆炸式的轰动!

尽管三家已经足够高估了这些药材,可事实上。还是没有料到,竟会引发如此的抢购狂潮!

所有丹药全部限量销售,饶是如此,第一批货,买到现在,已经全部断货!

面对那些从南州各地蜂拥而至的大势力和强者,望天城这三大家族,开始有些感觉吃不消了。有些压力,不是谁都能顶的过的。

尤其是很多南州赫赫有名的家族,吴英等人从前想要见一面都根本没有机会的,现如今。都一脸客气的求见他们。

而吴英、王诚和李胜等人在受宠若惊的同时,却也明白,人家根本就不是冲着他们来的,在那些人眼中,他们屁都不算!

真正让人家客气的,是那些神奇的丹药,是凌逍那个炼制丹药的人!

原本他们就想着要来找凌逍催货了,却没有想到居然会得到这样一个消息,若不是三个家主知道凌逍没有必要耍弄他们,甚至以为这是凌逍故意躲起来不见他们了。

蒋云山将那青衫老者前来这里闹事的事情和吴英等人讲述了一边,望天城这三大家主的脸上都露出茫然的表情,吴英说道:“从未听说过这一号强者,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南州太大了,就连这望天城里,都有我们不知道的绝世强者,更别说那人并非来自望天城,想要找到他,可是如同大海捞针!”

李胜点点头,说道:“是啊,除非是南州联盟能够帮忙寻找。”

蒋云峰说道:“这件事,相信盟主大人一定会出手干预!”

众人听蒋云峰说的肯定,心下得到不少安慰。

吴秀儿沉默的站在众人背后,心情十分低落,这段时间以来,父亲就不怎么放她出来找凌逍,因为凌逍的崛起势头,再加上这些丹药的推出,使得凌逍的名望在短时间内,达到了一个巅峰的程度!

而他的一举一动,则都会引起人们的关注,若是此时,传出吴家女儿和凌逍走的很近的消息,相信,会有很多人不愿看见这种情况。

吴英并非不想让女儿和凌逍在一起,甚至……现如今他比谁都想这样!

但问题在于,吴家的势力只在望天城本地强大。真的和凌逍捆绑在一起之后。可能会迅速成为众人关注的一线家族,不过,若是有什么危险,同样也会飞快的跌入深渊!

现在有着凌逍炼制丹药的经营权,吴英就已经特别满足了,作为一个家主,让家族一步步,稳健的发展,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

凌逍坐在悬崖下的瀑布后面,一连七天的时间都在不断的恢复着实力,实际上,他受的伤并不严重,甚至可以说很轻,一两天的时间就可以修养过来,不过他的几件法宝,在这一战当中,都或多或少的暴露出了不足。

原本在人界的时候,实力最高也不过就是剑尊,所以那个时候。不管是哪个法宝,都可以轻松的对敌,而不用担心被敌人伤到。到了圣域之后,这几乎还是凌逍第一次施展出自己全部的实力,为的,就是检验一下。自己进入圣域这几年间,到底有多大的进步,同时也想看看,这些法宝还有什么不足。

事实证明了,凌逍分神初期的实力,本尊加上分身的确很强大,虽然对战青衫老者没能从正面造成巨大的打击,但在凌逍落水逆流逃走之后,分身能够支配法宝继续攻击,并且成功的用计将青衫老者手臂留下一半,这对凌逍来说,已经是个了不起的成就了!

因为那青衫老者,就算没有中级修炼者的境界,至少也是初级修炼者巅峰的实力!

而凌逍的本尊,现如今不过才是先天境界的初级巅峰!

先天境界差一级,就已经会产生巨大的差距,而先天境界和修炼者的境界,更是有着天差地别!

就算十个先天高级巅峰的武者,也不见得能打过一个初级的修炼者!

因为先天境界可以通过修炼,不断的积累能量,一点点达到。而修炼者的境界,却必须达到一种顿悟的境界才能够达到!

人界也好,圣域也好,几乎所有的人类修炼,都是通过剑技!

而一名剑宗对剑技的领悟就已经是登峰造极,在网上的剑皇、剑尊、剑圣、剑神……一直到先天境界的武者,对剑技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那么,想要再从中顿悟进行提升实力,所需要的难度,就可想而知!

否则的话,为什么圣域里面,剑神的数量那么多,先天境界的也不少,可到了修炼者,已知的数量一下子就少了很多倍!

凌逍之前,就算是在南州大比的赛场上,遇见的最高实力的人,也不过是先天初级巅峰的,比如说蒋福,比如说王真、常春笑,再之后遇见的吴英和大哥老白据说都拥有先天中级的实力,凌逍并没有跟他们切磋过,但凌逍相信,就算不用分身,自己只要用上法宝,先天中级的武者肯定不是自己对手!

这样一来,凌逍的目光,也就落到了超越先天,那些更强的修炼者的身上!

对凌逍来说,没有战斗,就没有提高!

所以,今天这青衫老者,凌逍在明知不敌的情况下,也要使出浑身解数,跟他斗上一番!就是要看看,自己和修炼者境界的强者,到底还有多大的差距!

事实证明,虽然过程危险无比,但凌逍却用一个轻伤换了青衫老者的重伤!

若是玄天令牌的能量能再多些,那青衫老者就不是重伤的问题了,被玄天令牌一下子拍死,也不是不可能的!

想通了这些关键问题的凌逍,阴霾了数年的心情,终于拨云见日,开朗起来。要知道,凌逍在这圣域里面,看似一路坦途,但个中艰辛危险,唯有他自己知道。在这种强者如林的地方,稍有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现在虽然看起来通过丹药创出了几分名气,却更是要提防小人暗算。那青衫老人是谁家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人想要找到自己,简直太容易一些了。

凌逍心中想着,看来,把势力迁到这里,已经迫在眉睫了。

这件事可以立马着手,剩下的一件事,就是法宝的问题。凌逍想了想,从储物戒指当中取出那些圣碑的碎片,在这圣域里面,这些碎片依旧散发着十分强烈的能量波动。

凌逍看了一眼妖血红莲剑,这次小妖受伤很重,而且这把妖气十足的宝剑,也是凌逍最喜欢的!

“小妖,我要把这些东西炼化,给你所用!”

一旁的玄天在心里愤愤不平,明明是本尊出手重伤了那人,功劳最大的是我才对,怎么又叫小美人抢了先?

凌逍抓出一把圣碑碎片来,然后双手之上,升起一股淡蓝色的火苗,同时,凌逍那强大无比的精神力,在这里形成了一道结界,开始炼化起这些圣碑碎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