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就在两人的身形在众人眼中慢得不能再慢的时候。忽然间传来三声剧烈的声响!

噼里啪啦……紧接着又是一阵急促到了极致的交手声音,凌逍和黑袍人两人似乎都在将各自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快到不能再快的时候,在小范围之内,以庞大的能量对轰了三招,然后又手掌相交,在一瞬间,对战上百招!

嗬!

下面围观的众人情不自禁的抽了一阵冷气,此刻长街两端,早已经聚集了不下千人!这些人同时都被两人之间的战斗给惊呆,大概没想到,大比还没有开始,这白鹭郡里,就能看见如此激烈的战斗。

而且,还是先天级别的战斗!

一时间,不少好战的人忍不住看得热血沸腾,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两人之间的每一招、每一式!

刚刚那些实力稍差的人,这时候才扭转过来自己的思维,感情上空那两人,不是越打越慢。而是越打越快了,快到他们的眼睛跟不上趟,快到他们看见的全部都已经是假相,是虚像的地步!

先天大能,竟强势如斯?

抛开那些围观众人心中的震惊不提,凌逍和这黑袍人却是战得酣畅淋漓,战得几乎忘记一切。

“小子,不得不说,你的实力很强,但今天……死在这里的人一定会是你!”黑袍人的身形,忽的一下,后退出数千米,同时冰冷的声音飘来。

“不好,那人在聚敛巨大的能量,看来要动真格的了!”

下面,人群中有见识广博之人,惊骇的喊出声音,一时间,人们蜂拥着,向后退去,不少强者纷纷跃上空中,向着远处疾退而去。

先天境界的强者全力一击,造成的威势相当惊人,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了。

下面长街两边,不少店铺里面的人,也早被惊动,走出门外。满脸担忧的看着天空中,若被先天境界的强者的一丝气息扫到,下面这些店铺,也将荡然无存!到时候,人家打完了直接飞走,你都不知找谁说理去!

凌逍的神色也凝重起来,双目精光暴闪,凝视着对面蓄势中的黑袍人,同时,玄天令牌已被凌逍唤醒,随时可能召唤出来,抵挡这黑袍人致命一击!

“老子就是个干脏活的!”

玄天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出风头倒都是小美人的事情,不过么……谁让本尊高风亮节的!

就在这时,天地间,忽然响起一个淡淡的,但却充满威严的声音,那声音不冷不热,却响在每个人的耳畔。

“尔等当这白鹭郡是什么地方?若敢毁我城池,我定不饶你!”

那声音只说了这一句,便消失不见,再无半点声息!

但只这一声。就让这里所有人的背心便都升起一股冰冷难受的感觉,一道冷气,自下而上,顺着尾椎骨一直蹿升到后脑勺。

很多实力稍弱的,都是浑身颤抖不已,就像是遇见毒蛇的青蛙,那种天生的威势,让人连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

而战斗中的两人,这种感觉更加明显!

越是境界高的武者,越是对自己的身体周围环境极为敏感,两人同时都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被高空翱翔盯上的小白兔!

就是这种感觉!

那人,明明距离他们无限遥远,但那双眼睛,却仿佛就盯着他们的背心一样!实力强横的强者,哪有将自己后背送给别人的道理?

对方要强过自己很多倍!凌逍心中说道,虽然看不见那个存在,有装神弄鬼的嫌疑,但换句话说,人家有那个资格!

凌逍冷冷的看了一眼那黑袍人,而对方的眼神,几乎也在同时射来,双方不约而同的哼了一声。

“算你命大!”

黑袍人极力克制自己的愤怒,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别让我在白鹭郡外看见你!”

凌逍的目光一片森寒,心中杀机呈现,对方居然如此不可理喻的要置自己于死地,就因为自己跟蒋家弃子喝了顿酒,杀人的理由成千上万,不过这种,却实在荒谬可笑。既然你们要杀我。我自然不可能引颈就戮。哼,白鹭郡外么?若是无人之地,且看死的是谁!

这话,凌逍的本体和分身,几乎同时睁开眼睛,心中说道。

那黑袍人的身影如同一道青烟,迅速消失在夜色当中,而他那六名剑神境界的手下,也早就悄然离去。

凌逍的身子却是从空中落下,站到蒋云山的身边,两人对视一眼,蒋云山眼眸深处一片感激,动容道:“唉,我,是我连累了你!”

凌逍淡然一笑,说道:“既然如此,你就为我卖命好了。”

蒋云山的眼睛猛然一亮,随即目光黯淡下来,说道:“我,我的命还有价值?”

“别人如何看萧某不知,在萧某眼中,先生的命,千金不换!”

“嘿。萧先生一定来自人界,须知这金在圣域里面,却不甚值钱,不过……”蒋云山忽然咧嘴一笑,那蜡黄的脸上此刻却浮上一层动人的神采:“承蒙兄弟看得起,那蒋某就……嘿!”

蒋云山说着,忽然看了一眼远远那些围着不肯散去的人,两人相视一笑,已然心领神会。

那些围观的人,在凌逍和蒋云山离开的时候,自动分开一条路。其中有不少认出蒋云山的,目光都有些复杂,想不到这蒋家当年的天才弃子,居然也有人敢靠近。

见识过凌逍在空中跟黑袍人那一战之后,原本对他不屑的人,眼神中都带着几分敬畏,竟不敢迎着凌逍那纯净淡漠的眼神,纷纷低下头去,当然,更多人看着凌逍的眼神,都带着那种炙热。

这种战斗,能让人热血沸腾,但凡男儿,又有哪个肯甘居人后?谁不想建功立业,谁不想做个有为之人?

就算是这求长生的圣域,人的心中,也同样有着飞黄腾达的价值观!

直到凌逍和蒋云山两人的背影消失在长街之上,此处依旧有很多人不肯散去,那些人的脸上,经过刚刚的震撼,此刻已经变得兴奋起来。

人群中有些少女,看着凌逍离去的背影,已是激动得不行,纷纷对着身边的男人说:“看那人,才是真男儿!”

也有人说道:“看来今年的大比,一定会热闹无比,我猜刚刚那年轻人,一定会出现在大比的赛场上!”

“是啊,我赌他会出现在战神榜排行的比赛上!”有人眼中一片期待的说道:“也只有战神榜,才是实现武者自我价值的地方!若能排进前一千名,想要谋取一个好出身,绝对不难!”

有人反驳道:“照你这么说,那剑圣榜、剑神榜还有先天榜的就不如战神榜了?”

这人的话,顿被身边人唾弃:“那三榜的含金量,也敢拿来与战神榜相比?朋友,虽然这是晚上,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醒醒吧!”

……

凌逍带着蒋云山回到客栈的时候。看见一脸不高兴的吴秀儿,正把嘴撅得老高,坐在客栈的厅堂里面,见凌逍回来,那阴沉着的脸,迅速露出明丽的笑容,柔声说道:“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这语气,就像是个盼夫归家的小媳妇一般。蒋云山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凌逍,心说这个小兄弟,到好手段,能让女孩子为他如此!

但心中却猛然间被刺痛了一下,那种揪紧的疼痛,让蒋云山的脸色骤然变得惨白,看见这女孩,便情不自禁的想起自己爱过的那个女人,当初,不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吗?

萧兄弟说他相信我的眼光,可…可我自己不相信自己了啊!已经过去二十年,她,她若是想知道,就一定能知道,自己在白鹭郡中,却从未现身过……

吴秀儿的关注都放在凌逍这里,忽然见凌逍身后跟着一个病怏怏的中年男人,微微一怔,问道:“他是谁?”

“我的朋友。”

凌逍淡淡的说了一句,也不多做解释,一脸平静的带着蒋云山上楼,回身对客栈的伙计吩咐了一句:“待会做几个拿手好菜,送到我房中!”说着,一块晶石碎块,扔到伙计手中。

伙计眼睛顿时一亮,点头哈腰的下去。

吴秀儿瘪瘪嘴,气鼓鼓的也上楼回去自己房间,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蒋云山笑眯眯的说道:“兄弟,花开堪折直须折,切莫辜负美人心啊!”

凌逍苦笑了下,摇摇头,说道:“不说这个。”

铁蛋看见凌逍回来,很是高兴,待凌逍介绍过两人之后,蒋云山看着铁蛋,赞叹道:“好一员猛将!难怪你会买那战斧,当时我还纳闷,你怎么会用那种武器,原来是给铁蛋兄弟买的,那武器很配他!”

铁蛋眼睛一亮,那双凶厉的眼眸露出一抹温和,一咧嘴:“哥哥给我买武器了?”

凌逍从戒指当中取出那把寒光凛冽的战斧,铁蛋接过来,一入手稍微往下一沉,眼眸顿时精光暴闪,喝了句:“好宝贝!”

“哥哥,铁蛋要出去耍耍!”就像得了新鲜玩具的孩子一般,铁蛋一脸兴奋的说道。

凌逍刚点头,铁蛋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拎着战斧冲出门外。

蒋云山嘴角抽了抽,说道:“但愿店家不要以为他想打劫才好。”随即,蒋云山那深陷在眼窝中的一双眸子里面火焰燃起,朝着凌逍深深一躬:“云山,见过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