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宝器,都会认主!

就如同妖血红莲剑,在风铃家族那个魔剑师手中多年,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艳一样,拥有灵性的宝物,通常也会选择主人!

风铃家族那魔剑师,实力弱小,又没有什么发展的前途,所以,妖血红莲剑的剑灵,根本不屑于与他沟通,更不愿表现出任何异常的威力来。但到了凌逍的手中,感受到凌逍那股纯正的修真者气息,对它自身的进化也有着无穷的好处,妖血红莲剑,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表现出自己真正的一面!

到现在,妖血红莲剑和凌逍心意相通,如果凌逍受辱。妖血剑甚至会有愤怒的情绪!这,就是宝器的强大所在了!

想想,一件兵器,就算削铁如泥,锋利无比,也是个死的东西,握在武者的手中,也仅仅是一个武器罢了。

但拥有灵性的武器,与人心意相通,心意一到,立即就能按照心意行事,跟那冰冷的死兵器,简直就是天地差别,都没有可比性!

“带我去看。”

凌逍不动声色的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龙族如此众多的强者都没能获得那宝器的认可,但对凌逍来说,只要遇到这种机会,怎么都不能放过!

“随我来!”

龙傲带着凌逍,其他众人自动止步,龙傲边走边解释道:“那物是在龙族禁地当中,只有长老以上的龙族中人,才可以进入。”

龙傲接着又道:“准确的说,那个东西,并不是龙族所有!似乎从有龙岛那天,那个东西就在那里了!它爆发出来的那种能量,让所有人都确信,那是一件宝物。可惜的是,几乎历代都有无数龙族强者去试过,却没有任何人能收服它,那东西很有灵性,不会杀人,但每次都会让试图收服它的人狼狈不堪,受伤是在所难免的。所以,你一定要小心!”

凌逍点点头,心说越是这样,说明这件宝物越是神奇。

龙傲看着脸色平静的凌逍,心中略微有些忐忑,不过想到那宝物从古至今从未杀过一人,也就放心下来,心里想着:想要得到宝物,自然要有所付出,所以,就算凌逍失败了,也不应该怪罪到自己头上来!

那件东西如此神奇,之所以会被龙傲拿出来送人,龙腾他们也没有反对,主要原因就是。龙族数量的越来越少,也跟那东西有着莫大的关联!

数万年前,那会龙族还十分强大,整个龙岛周围上千万的岛屿,都是龙族的势力范围!上面居住着无数龙族中人。

这件宝物,那会就在龙岛当中,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好东西,却没有任何人能够收服,后来有一天,一个强大的人类武者出现在龙岛之上,那人的目的就是这件宝物!

龙族当然不会答应,于是那人跟龙族打赌,说若是能战败龙族最厉害的强者,就要把那宝物送他。

结果,龙族输了。

那个人类强者,却同样没有能够收服那个宝物,然后跟龙族不打不相识,还给龙族留下了一个秘方,经过龙族上百年的实验之后,发现那秘方果然是好东西,这才开始大批量的炼制,给龙族中人服用。

想不到,那人竟然不怀好意,以一张秘方,差点将整个龙族覆灭掉!倘若不是遇见凌逍,恐怕再过千年万年,龙族就要真的从人界消失!

所以,龙皇得知事情真相之后,才会表现得如此愤怒。表示进入圣域之后,也要找那人问个清楚!

不过能不能找到,还在两说之间,事情已经过去数万年,若是那人早已经死了的话,龙族这个哑巴亏吃的,可就真的很大了。

因此,这个一直被龙族守护了无数年的宝物,也终于在数年前,龙腾长老归来之后,被认为是不祥之物。

几乎所有龙族都认为,当年若不是这件宝物将那个人类强者吸引来,又怎么会引起那人暗中陷害龙族的事情?

这个观点虽然有些偏执,但这件宝物对龙族没有任何作用,去是个事实。

龙岛的面积很大,龙傲带着凌逍走了半天,凌逍已经感觉到,有一股十分强大的能量,正在不断的向外散发着!

而且,这种精纯的能量似乎是无意识的在散发出来。

凌逍的目光闪烁,像是在考虑什么,然后将自己的精神力向外散发出去,与这股精纯的能量接触的那一瞬间。那股原本无意识的能量忽然从散漫变得认真起来!就像是一个拥有情绪的人类一般,遇到了值得认真对待的事情,精神会为之一振。

龙皇的身子一顿,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凌逍,想不到这个人类竟然能够引起那东西的反应,似乎从前从来都没有任何人能够让它在这里就表现出如此躁动的情绪呢!

是的,就是情绪,龙族新皇者龙傲从小就不把这个宝物当成是一件死物,而是当成跟自己同样拥有灵性的存在去对待。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不知从何处骤然聚集而来大片的乌云,滚滚乌云中。不断有闪电在里面若隐若现,将天地间映得更加清晰,气氛开始沉闷起来,龙岛之上,大量龙族都惊恐的抬起头,看着这突变的天象,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倒是龙腾长老,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龙族禁地那边的方向,露出若有所思的目光来。

龙傲看着这突变的天气,感受到那股力量正在逐渐增强,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东西就在前方百里,你自取取得便可,我回去等待你的好消息!”

凌逍点点头,龙傲的举动正合他意!凌逍并不愿意将自己的一些秘密暴露在别人的眼前。

朝着那边力量的中心飞掠过去,凌逍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一件能够引发如此天象的宝器,如果拿在修真者手中攻击他的话,凌逍甚至感觉自己没有把握接下来这种程度的攻击!

可以牵动天地气场的东西啊!

凌逍在心中赞叹了一句,百里之遥,没用太久的时间,凌逍飞临爆发出所有能量的根源所在——一个巨大的深坑!

凌逍极目望去,深坑深不见底!像是一个巨大的吃人漩涡,那坑口足有十几里宽!曾螺旋状向下延伸!

这股极为强大的能量,便是从这里,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来。

凌逍的精神力十分敏锐的感觉到,自己在这大坑的上空迟疑的一瞬间,那股能量……竟然流露出一种不屑的情绪!

凌逍眼中露出一抹古怪的笑意,哭笑不得,感觉到妖血红莲剑在戒指当中的躁动,凌逍心念一动,妖血红莲剑顿时出现在凌逍面前,倒悬空中,甚至是迫不及待的……暴起一道猩红的光柱!

那光柱足有两人合抱粗细,猩红色的光芒直冲天际!

滚滚乌云掩映下的苍穹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却被这道猩红的光柱直刺进去!就像一把插进去的利剑!天空中的乌云忽然开始疯狂的朝着这股猩红的光柱聚集过来!

妖血红莲剑爆发出一声清亮的鸣音!

龙岛之上,所有观看到这一幕的龙族,甚至包括魔族王子金虎,眼中都露出不可思议的光芒,如同雕像一般的站在原地,嘴巴微张的看着那道深深刺进乌云深处,将所有乌云刺穿的猩红色光芒!

那道红色光芒,不但上刺天穹,而且下面直直射进那深不见底的大坑当中!

而深坑中那股磅礴的能量,同样暴起巨大的能量,朝着妖血红莲剑,铺天盖地的压迫过来!同时,那深坑当中,又传来惊人的一股吸力,那巨大的深坑,就像是一张大嘴,想要将妖血剑给生吞进去!

凌逍站在一旁,反倒成了看客。

心中大奇,同时在想:两件法宝斗法……恐怕在修真界都难以看到这种景象吧?

妖血红莲剑光华大作,那道猩红色的光柱闪耀着的光芒愈发耀眼起来。

砰!砰!砰!砰!

天空中,忽然爆发出四声惊天巨响!

然后漫天乌云和那道猩红耀眼的光柱,同时四分五裂,在一瞬间,便消散开来!

龙岛上空,恢复了一片晴朗,炙热的阳光照射下来,瞬间冲淡了刚刚的那股阴冷的气息,仿佛刚才那一切,都是没有发生过的一般。

妖血红莲剑飞快的钻进凌逍的空间戒指当中,心意相通的凌逍明显感觉到妖血红莲剑这刻的虚荣,是从来没有过的!

而下面那深坑当中,那股磅礴的能量,这次不再四处散发,而是在那里蓄势,目标……却正是空中的凌逍!

那物比妖血红莲剑厉害!

凌逍的心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就感觉到深坑当中猛然间暴起一股巨大的能量,冲击向自己!

一力降十会!

那东西竟然妄图用最简单的办法,将这个敢于挑衅自己的家伙打落尘埃!

凌逍本能的,刚想闪开,却忽然想到,这种拥有极强灵性的宝物,若是不能正面将其打败,恐怕难以收服。

心中想着,凌逍暴喝一声,浑身真元在这一瞬间转化为极强的仙力,手中捏着一个剑诀,这股仙力,形成一把肉眼无法看见的仙力之剑!

同时,凌逍紫府内的元婴耳目圆睁,浑身金色战甲亮出,凌逍身上也发出一阵光芒,被炼化的精金月光铠浮现出来,开始护主。

“给我破!”

凌逍大喝一声,那到纯粹由真元能量形成的仙力之剑狠狠的朝着下面这股能量击去,没有任何招式,没有半点花俏!

有的,只是这种最原始、最单纯的硬碰硬!

轰!

一阵无声无息的剧烈撞击,顺着这里向四周猛然间爆发出去!

方圆百里之内,就像是被暴风雨肆虐过后的花园一般,所有巨树倒塌,巨石碎裂,若非这里距离龙族栖息之地极为遥远,恐怕那些龙族都要跟着遭殃!

饶是如此,所有龙岛上的人都能够感觉到,就在刚刚撞击的那一瞬间,龙岛的地面……轻轻颤动了一下!

而包围着龙岛的大海,则表现得更加明显,暴起数十丈高的巨大海啸,呼啸着,朝着龙岛的边缘席卷过来!

这种大自然惊天的威势,就连强横的龙族也不敢轻捋其锋!纷纷飞上天空,惊骇的四处看着,甚至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腾目光有些呆滞,忽然骂了一句:“妈的,怎么弄出这么大动静。”

龙傲那张英俊的脸上,肌肉剧烈的抽搐着,半晌没有说出话来,最后抬起头,看着晴朗无比的天空,愤愤说道:“这么大动静,怎么还不把圣域之门给引来?这么恐怖的家伙,还是让他去祸害圣域吧!”

凌逍口中喷出一道血箭,不过那身子却势如破竹一般,冲开那股强大无比的能量,义无反顾的投入到那巨大的深坑当中!

这大坑深不见底,凌逍飞了足有盏茶功夫竟然还没有看到底部,同时凌逍的心中愈发的惊骇起来,难怪这么多年,都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获得这东西的认可,能够在如此深的地方,爆发出这么强大的能量,还能轻松散出百里之遥……凌逍忽然间有些不敢去想了。

宝器……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吗?

心中浮现出两个大字——仙器!

仙器?

高速下坠中,凌逍都忍不住大摇其头,怎么可能!除非是先天至宝,晋级到仙器的境界!否则在这种地方,绝无可能出现仙器!

不过这个念头,随即就有些动摇起来。

他亲身经历了神之禁地的事件,那个凭空出现的大手,一把将圣碑这逆天之物捏的粉碎。这种事情都能出现,那么……人界出现仙器,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凌逍此时头下脚上,向下疾飞,手中真元凝结成的仙力之剑一路斩开这股精纯无比的能量。凌逍心中又想,既然是自己能够斩开的,看来……这宝物,也强不到哪去!

至少,自己可以收服!

正想着,忽然从那更深的坑底,传来一声极为狂傲和不屑的冷哼!

那冷哼声,仿佛响在凌逍心间一般,顿时将凌逍给震得口吐鲜血,五脏移位!

同时一个冷傲无比的声音在凌逍脑中忽然响起:“好生狂傲的小娃娃,竟敢以这样的方式下来,若有当年万一力量,你早就连一点渣滓不会留下!”

说话间,那股能量忽然间消失一空,凌逍感觉那庞大的压力也随之消失掉,得以利用这机会喘息一下,体内真元恢复着刚刚造成的伤势。

还好,并不算严重!

对修真者来说,只要真元尚在,那么身体就会无比强悍!倘若真元消失,身体强度也会变得羸弱起来。

就如同凌逍心魔发作的时候,尽管身体还非常强悍,但依然不可避免的受伤了,但若换做普通武者,就算是一名剑尊境界的强者,若是封住他的丹田,让他内力无法运转的话,被那山贼那么拖着,拖出那么远,就算不死,恐怕也不会剩下几口气来。

而这个声音,确实让凌逍惊呆在那里。

他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有当年万一的力量……就能让自己连渣滓都剩不下?这口气……也……太霸气了吧?

“怎么?你不信?”

那冷傲的声音嘿嘿笑了几声:“真正强大的存在,又岂是你这种蝼蚁一般的人类所能理解的?哼,你也是个修炼者吧?也跟几万年前那个人类一样……想要不自量力的来收服我么?”

凌逍落在坑底,目光落在一处淡黄色的光晕上面,那光晕,只有巴掌大小!散发着一丝丝柔和的光芒,一点都不像那股能量所表现出来的狂躁,更没有那声音的冷傲。

凌逍看着,心中愈发的惊讶起来,因为他根本就看不清那黄色光晕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样子!

“别费力气了!虽然我已经落魄到现在这种程度,但想要看穿我,以你的实力,还差的太多!”

冷傲的声音平静的说着,就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没有夸大,也没有自谦。

凌逍这会,虽然已经收起了全部的轻视之心,但依然被这宝物的口气弄得心里十分不爽,不过凌逍也明白,这东西现在的状态,都不是自己所能够抗衡的。对方是狂傲,但却有狂傲的资格。

所以,凌逍冲着这黄色光晕微微一礼,语气带着丝恭敬,说道:“敢问前辈,可是来自于仙界?”

一个人类,对着一团光芒口称前辈,若是被不知情的人见了,要么会立马吓跑,要么认为凌逍疯了!

那冷傲的声音再次响起:“仙界是什么地方?不知道,没听说过!倒是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人类,想要得到我,你还不够资格!”

凌逍这时候,忽然抬起头,看着这团黄色光晕哈哈一笑,然后忽然骂道:“虽然我知道你没有脸,但也不得不再次提醒你一下,你真的……非常不要脸!你的自我感觉很好啊?难道你真以为没有你我就没法活了?不错,原本我是打着收服宝物的心思来的,更知道能够拥有如此威势,如此能量的宝物,定然拥有灵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流落到这里,但却可以通过我,而让你再现辉煌!但没想到你的自我感觉如此良好,仙界都没有听过,也敢王尊自大?不错,或许你曾经很强,但不知道你听说过井底之蛙的故事没有?井里面的青蛙,只能看见巴掌大的天空,就以为世界也是那么大!虽然我从未见过真正的仙器,但也听说过,番天印,诛仙剑,洛书河图,杏黄旗打神鞭……哪个不比你厉害万分?就凭你,也敢狂傲到如此境地,哈哈,好笑,真是好笑!”

那团黄色的光晕忽然爆发出一阵刺眼的光芒,那股磅礴的能量蠢蠢欲动,空气中骤然变得紧张起来,七情小成的凌逍甚至能够感觉到空气中那股愤怒的情绪。

没想到的是,这不知是什么的宝物像是改变了主意,声音虽然冷傲依旧,但却带着几分疑惑和好奇:“人类……你说的,可是真的?你说的这些名字,我从未听说过,我也没听说过坐井观天的故事,不过……我似乎明白了你的意思,你是说……我没见识,妄自尊大,是不是?”

凌逍点点头:“没错,你就是妄自尊大,你觉得我实力很弱,没错啊,跟真正的强者相比,我确实若的不能再弱,但我不像是你,我至少肯承认自己很弱!”

“我不相信!”

那冷傲的声音里带着强烈的激动:“你在骗我!绝对不可能有任何宝器,能比我还强大!就算是当年……哼,至少我还存在着,而它却湮灭了!在这个宇宙,我才是最强大的存在!”

凌逍心中惊讶,想不到,这宝器竟然有宇宙的概念,那么可见,它至少是来自于神界一类的地方!凌逍莫名的,又想起那只大手来,心说二者之间,会不会有所联系呢?

不过还是出言讽刺道:“你就算再强大,不也是人造出来的?”

“胡说!我形成于混沌当中!神在我的眼中都不过是小辈而已!”

若说之前的凌逍一直在刺激这宝物,一直在探听它的底细,那么这一刻,凌逍是真的惊呆了,有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的推断。

这玩意……形成于混沌初开,那岂不是说,它杏黄旗太极图那些先天至宝,是同等级的?

一想到这,凌逍的心砰然而动!

妖血剑虽然也叫先天至宝,但说的不过是它的灵性,乃是先天形成,而非后天被人封印进去的灵魂!

可形成于混沌初开,洪荒时代的宝物,却是真真正正,当之无愧的先天法宝!

莫非这个世界,也跟自己所在的修真界一样,经历过混沌初开……然后逐渐演变成今天这样的?凌逍心中想着,嘴上不动声色的说:“你怎么说就怎么是了,反正又没有人能证明你的话。”

那冷傲的声音忽然间沉默下来,像是在思索凌逍的话,过了良久,才再次在凌逍脑海中发出声音来:“你说的对,已经没有人能够证明我的话了。”

这句话,再没有了半点狂傲的味道,听在凌逍的心中,却猛然间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悲凉袭来,带着无比沧桑的气息,似乎一下子将凌逍带进那混沌初开的时代!

这种感觉,凌逍在当初面对圣碑的时候,也只有一点点而已,可在面对这个不知什么宝物的家伙时,竟然表现得如此强烈!

自己如此稳固的道心,都能被这东西轻易的给带进它的气场当中。看起来还是一个受到重创的法宝。

真是变态啊!

凌逍在心里赞叹了一声,恐怕对方肯跟自己交流,完全是因为自己身上那股不同于这个世界武者的气息吧!

否则的话,就凭借刚刚那道巨大的能量攻击,也能把凌逍给打成重伤了。

想到这里,凌逍心中忽然有些沮丧,自己终究还是没能收服这件宝物,一想到它有可能跟传说中那些鼎鼎大名的神器相提并论,凌逍的沮丧之情就更加强烈。

这时候,那冷傲的声音忽然再次响起:“想不想做个交易?”

“交易?”凌逍啼笑皆非的看着这团黄色光晕,然后问道:“什么交易?”

“很简单,我暂时委屈下自己,为你所用,记住,是为你所用,绝非认你为主!但我可以帮你对抗实力强于很多的敌人!而你的任务,则是给我收集大量的宝物,然后将其炼化,变成能量,让我恢复!在我恢复的过程中,倘若有天你的实力能够被我认可……那么,认你为主,也不是不可能的,怎么样,你答应吗?”

答应,当然答应!不答应的是傻子!

凌逍甚至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在这种变态的宝物跟前掩饰情绪根本就没有用,凌逍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道:“我答应!”

“那你,先把刚才那把该死的剑炼化了吧!哼,一个羸弱的小东西,竟然敢挑衅我的权威!”见凌逍答应下来,这声音再次恢复冷傲的音调,颇有些颐指气使的味道,仿佛暂时委身于这个人类,对他来说是天大的委屈一般。

凌逍的脸色顿时冷下来,然后说道:“不可能!想都不要想!若是要我帮你收集法宝,炼制了给你补充能量,这没问题,但想要炼制我手上已有灵性的宝物,绝对不可能!”

“为什么?”

冷傲的声音淡淡的问道。

“不为什么!”

凌逍冷眼怒视着这淡黄色的光晕,恨不能一剑将它劈的稀巴烂,修真者对于自己的法宝,看得比命还重要,尤其是已经拥有灵性的宝物,那更是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

这家伙提出的要求,简直太过分了!

“呵呵。”让凌逍意外的是,对方似乎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十分人性化的笑了一声,然后赞许道:“不错,虽然实力差了点,但却并不是那种为了更高的利益,就出卖自己伙伴的人!暂时就跟你好了。不过,要记住你的承诺!你的法宝可以不动,不过,别人的吗……”

当凌逍再次出现在一众龙族面前的时候,龙腾看向凌逍的眼神里面,已经从原本的亲切,变成了敬畏!

天地之威,加上龙族的敏感,禁地那里发生的事情,就是不知经过,也知结果。

如此强者,就算骄傲如龙族,也不得不心生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