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忧、惧、爱、憎、欲!

这七种情绪。凌逍来到沧澜大陆之后,用六年的时间去感悟,却因为身份地位的问题,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没想到一趟西方之行,种种经历,阴差阳错之下,自己几次三番融入进真正的普通人的生活,通过他们的七情六欲,进行感悟,效果竟然出乎凌逍的预料!

原先领悟出来的怒之剑气为乳白色,忧之剑气为淡蓝色,憎之剑气为纯黑色!

这三种剑气威势强大之余,还附带了情绪效果,现如今凌逍只是将这三种剑技修炼到初级境界,就已经有如此强大的效果。因为这三种剑气,本身就是凌逍感悟人的情绪之后,所悟出来的剑技!若是修炼到高级境界,恐怕气势一出,就会形成一个情绪所化的气场!到时候,敌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怕是致死都不明白,自己所处的真正境地!

对于之前被从前那凌逍留下的执念化成心魔所扰,以至于全身实力全无,甚至除了神智尚在,身体大部分已经还原到从前那凌逍的体质!

心魔形成初期,凌逍在欧阳家大开杀戒,将整个欧阳家高阶武者全部灭掉!到后来凌逍有所察觉,才会凝结大阵,将欧阳家困在当中,丫丫灵魂融合晶石之心,又被凌逍传授先天道法,带着记忆转世轮回,不夸张的说,娘胎里丫丫就可以开始修炼!

想要修炼到渡劫飞升,怕是用不了几百年的时间,到时候,欧阳家所有人也与普通人无异!

我不施杀手,却同样去掉威胁!

凌逍心中想着:相比欧阳家想要灭我道门,我的做法,已是仁至义尽!

而且,说到杀戮,凌逍想起当年在修真界的时候,第一次因为跟人夺宝,而出手将对方重伤,而后致死,因为不能释怀。导致心魔丛生的时候,师傅曾对他说过的一番话。

当时凌逍的师傅刀锋上人曾问凌逍:“猫吃老鼠正常否?”

凌逍点头:“天经地义!”

“狮子捕猎正常否?”

凌逍点头:“天经地义!”

“那黄牛吃草,又正常否?”

凌逍依然点头:“天经地义!”

刀锋上人微微一笑:“那你不杀他,他会不会杀你?”

凌逍愣住,是啊,当时处于激战当中,谁也不可能退缩,而且,自己若是不施展杀手杀他,那倒下的一定是自己!因为凌逍是眼看着对方在酝酿强大的道法,才出剑将对方刺成重伤的!蜀山的剑技,攻击性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在整个修真界都是声名赫赫,凌逍出手自然不会弱了。

凌逍再想想师傅说过的话,弱肉强食……这岂不就是大自然的规律?

青草幽香,无忧无虑的生长在大地之上,迎风招展,迎春来到,绿意盎然使人见了心旷神怡。耕牛勤奋,为人类所驱使,默默耕耘。辛勤劳作。

那牛吃草,是牛错了吗?

小白兔很可爱,但却是雄鹰豺狼等野兽的盘中之餐。

豺狼缺又不敌狮虎!

大自然中的食物链明白准确的告诉了人类,物竞天择,就是天道!也是生存之道!

所以,对于杀戮,从那之后,凌逍对于杀戮,一向不怎么太过在意。之前折家和凌逍之间如此深仇大恨,凌逍尚且留一线生机!

只用冰蓝水光阵困住折家,阵内良田千顷,水源充足,原本那种世家,基本上各方面就都能做到自给自足,所以,凌逍困住他们,绝对是足够仁慈!

若是形势掉转,败的是凌逍一方,折家定然不会留下蜀山剑派一个活口!当年的苏家跟叶家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对敌人斩尽杀绝,原本就是人的天性!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多到让人面对死仇的时候,几乎不会做第二种想法!

像这欧阳家十万老弱妇孺,确实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可他们错就错在生在了欧阳家!欧阳家那些强者们灭杀别人的时候,所带来的好处,他们的族人同样跟着享用了。这就像人类国家的律法中,有一条窝藏罪犯,也是大罪!严重者甚至于罪犯同罪!

欧阳家派去灭掉蜀山剑派的那批人,若是没有迷踪阵的话。蜀山剑派怕是真的就亡了,也不会有一个活口留下来。而欧阳家一众高手身后那十万老弱妇孺,就是最大帮凶!

所以,说实话,他们该死!

凌逍相信,当时的自己,就算没有被心魔所扰,恐怕也会杀尽欧阳家剑皇以上的强者!因为从前那凌逍留下的执念里,杀戮的情绪,只能影响凌逍,却不能替他做决定!如果凌逍自己本身没有杀念,那股执念,也起不到半点作用!还是会深深的隐藏起来的!

凌逍心里想着,种种情绪逐一浮现在脑海中,同时,凌逍对七情之中,原本最弱的“欲”这种情绪,也有了一种全新的领悟。

原本凌逍以为,所谓的欲,乃男女之欲,而凌逍在男女之情上,最是放不开,尽管身边一众女子倾心。但他自己却没有太多的欲望。修真者,哪怕修的是双修功法的,对男女之欲,也未必很强,因为他们无论用什么途径去修炼,哪怕是修魔!……最终的目的也只有一个。

那就是——长生。

而凌逍又一直无欲无求,所以,对欲望这种情绪,实在难以有太多感悟。而在西方大陆重伤之后,这一路走来,心魔来袭。使得凌逍终于明白。

欲,并非单纯男女之欲,而是人内心深处,最原始的那种欲望!

比如说,在丫丫那里,凌逍从丫丫的舅母那,知道她的欲望就是能把丫丫嫁给一个有钱人家,然后她可以得到许多的财礼。从林海的妻子那里,感受到她那种强烈的,想要自己家庭变得富裕,想要丈夫孩子出人头地。从眼前这群人的眼中,凌逍又感受到他们对财宝的那种直接而又赤裸的欲望!

这种情绪……甚至可以传染!

这才是凌逍真正感悟到的情绪的精华所在!一个普通人产生的情绪不可怕,十个普通人产生的情绪也不可怕,可若是一千个一万个……甚至是十万个人聚集在一起,同时产生同样的情绪!

那这个气场,足以吓退剑尊!

当然,只是在气势上,但这已经足够惊人!要知道,别说十万个普通人,就算百万普通人,在剑尊境界的强者眼中,也不过是蝼蚁一般!

一万只蝼蚁就不是蝼蚁了么?还是!但这些蝼蚁若是整齐如一的发出一种同样的情绪,就算是剑尊,也要动容!也会惊惧!

一道道七彩光芒,围绕着凌逍的身体上下流转,凌逍站在这座山峰的最高处,迎着头顶上阳气十足的烈日,开始在心里演化起这七种情绪所化的剑气!

喜之剑气,赤红色,这种鲜艳的红,就如东大陆的新婚女子头上的面纱一般喜庆,绝无半点血腥杀戮的味道!

剑气手指大小,绕着凌逍双手,十分灵活的绕来绕去。

怒之剑气,乳白色,带着一股汹涌澎湃的气势,让人一旦接近。神经自动变得敏感暴躁起来,一点小事,都会引发勃然大怒。

这种剑气,杀戮极强,若是进入人体,会将人的经脉寸寸切断!

凶残、霸道,为怒之剑气本色。

忧之剑气,淡蓝色光芒,带着忧伤的气息,优雅而高贵,就像一朵盛开的蓝色玫瑰,极为美丽!这蓝色光芒靠近谁,都会感觉一股忧伤悲凉的气息,如同万古悲凉,令人黯然销魂!若被此种剑气所伤,精神上会痛苦异常,只要心中曾有一丝忧伤的情绪,都会被无形放大百万倍!

惧之剑气,为青色,所谓惧,乃敌人惧!此种剑气蕴含着强大的精神攻击,同级别的对手被此种剑气伤到,都会从心底情不自禁的产生一种恐惧来。

爱之剑气,呈紫色,亲人的爱,朋友的爱,情人的爱……只要心中但有一丝爱念,都会迷失在爱之剑气这种梦幻般的紫色当中!

爱之剑气,更像是一个由各种各样的爱所形成的幻境!

憎之剑气,纯粹的黑色,灭杀一切的剑气!对人的情绪影响极大,被这种剑气攻击,精神上会不由自主的受到其影响,会把心中那种憎恶的情绪放大无数倍!

心境乱了,落败自然是早晚之事。

最后一种,欲之剑气,淡绿色,这剑气更多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攻击,让敌人迷幻在种种一直期盼的梦想当中,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就算实力稍强施展欲之剑气的人,不经意间,也会被迷惑住!

凌逍将这七种剑气,在心中融合到一起!

实体攻击,精神攻击,气势攻击三者相结合,领悟自人的七种情绪,就叫七情剑技好了!

凌逍彻底融合这七种情绪的一瞬间,整座山峰,骤然被凌逍的情绪所笼罩。

林磊正在犹豫中,忽然脸上闪过一道黑光,心中对这无耻的老者百般痛恨、憎恶!周围的人似乎愤怒得几乎疯狂了!而那老者,则吓得脸色蜡黄,目光呆滞,屎尿齐出,瘫软在地上,竟然生生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