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逍初始见到烈缺的时候。着实被他惊了一下,还以为这位超级世家公子认出自己在秦家海岛上的易容,不过凌逍的心境强大,自然不动声色,这烈家公子似乎也没有藏着掖着,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凌逍兄弟,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缺自认为实力在同龄人当中已是出类拔萃,跟凌兄比,却是萤火与皓月争辉了,哈哈!”

凌逍淡淡的笑笑,自己斩杀一名烈家高阶剑皇,别人不知道,这烈家公子不可能不清楚那件事,既然如此,还敢单独的找上门来,应该不是为了寻仇,再说,就算是前来寻仇,他一个剑宗境界的年轻高手。凌逍还没有放在眼中。所以,大大方方的,将烈缺给请进去。

烈缺也没有让凌逍多猜,实际上,是他想与凌逍合作,自然要拿出足够的诚意来,当下将帝都那边,有关烈家在黄浦月大婚里面扮演的角色跟凌逍交代了一下。

凌逍表示理解,自己杀了人家一名五阶剑皇强者,身为一个超级世家,若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那才叫人感到奇怪,不过这烈家显然听说了折家一众高手陨落在这里的消息,否则行事不可能那么小心,只想着从周边入手。

凌逍心中也有一个疑问,那就是,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烈家,见烈缺说的直接,凌逍也就问出了心头疑惑。

烈缺哈哈一笑,说道:“我就知凌逍兄弟一定会感到疑惑,谢晓嫣你一定不会忘记吧?”

凌逍微微一怔,自语道:“是她?”

“没错,就是她!”烈缺的眼神中出现一丝厌恶,说道:“若非他,我烈家高阶剑皇,怎么千里迢迢跑来你这里送死?当然,这件事。跟我那大哥烈阳也有关系,有人威胁上门,从你的立场出发,做的没错!烈风自己愚蠢,死的活该!”

烈缺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那谢晓嫣不知怎的,出现在梵蒂亚山脉当中,遇到危险,正巧被我大哥所救,没想到,大哥竟然就迷上了她,被她迷得神魂颠倒,那祸水,开始还伪装的很好,竟然说你是她青梅竹马的恋人,引得大哥嫉妒,所以才会在交流盛会之后,派烈风前来杀你,烈风被杀,然后折家一众武者覆灭,我那大哥烈阳,才觉得不对劲。如果有这么强大的青梅竹马的恋人,又怎么会远走他乡,跑去那山林之中?

于是准备前去兴师问罪,可没想到,那妖女智商极高,竟然想好所有后路,言辞中直指凌兄你的不是,却说的极为隐晦,按她的意思,你纵然再对不起她,有千般不是,她也不愿伤害与你,宁肯远走高飞,避世隐居,也不愿再起纷争。

我大哥再次被她感动,同时呢,也了解到凌逍兄弟你,身上的众多神秘之处,在家族长老会上,说了出来,家族那些长老避世太久,不知外面情形,当然,贪婪之心作祟的居多,所以,就派兄弟我……前来你这里送死。”

烈缺说完,凌逍沉思起来,同这个世界很多人不同,凌逍对精神力的运用远比他们想象的要熟练得多。就在烈缺说这番话的时候,凌逍将强大的精神气场笼罩在烈缺的身上,却没感应到任何的波动。

这也就是说,烈缺公子,说的是实话。

“既然如此,你来见我,为的,又是什么呢?”凌逍目光闪烁的看着烈缺,按说就算不想杀自己,或是不敢来杀自己,也没必要如此前来示好,所以,烈缺公子,一定有他自己的打算!

“面对凌逍兄弟这种高人,烈缺怎敢隐瞒,缺所求很简单,烈家不能毁在那个女人的手上,而烈阳若是未来接管了精武世家,我相信,她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前来报复兄弟你,我从那女人的眼神中,看见的只有仇恨!可惜我那大哥还没感觉到,恐怕这一生他都感觉不到了。到那时。纵然兄弟你不怕,终究也是个麻烦,而且,我有种直觉,烈家……呵呵,不是你的对手!”

烈缺说这番话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坦诚说出:“曾有传言,凡天脉者,一经突破天脉,实力将一日千里!只是这么多年。缺从未听说过,有能够突破天脉者,毕竟天脉者除了武道上难有寸进之外,其他方面一应正常,像凌逍兄弟你这种情况的,更是闻所未闻,所以,不管你的身上背负着什么样的秘密,我的直觉告诉我,与你作对,没什么好处。所以,我便厚颜来你这里,相信,你我双方若是合作,总比当敌人要强上许多。”

凌逍笑着点头:“这到确实,烈缺公子如此坦诚,凌逍自然以诚待之,只是不知,烈缺公子想要如何合作?”

烈缺笑眯眯的说道:“其实很简单,将来烈家如果对凌逍兄弟有所行动,烈缺一定会提前通知,然后告知哪些人……可杀,哪些人……手下留情,还有,若是实力极为强大,也会提醒凌逍兄弟注意防护。”

凌逍先是一愣,然后再看这长相英俊的年轻佳公子,缓缓点了点头,心说:这人倒是一个狠角色,说起诛杀自己族人,竟然不眨眼皮。

烈缺笑眯眯,温和的说道:“凌逍兄弟一定觉得烈缺狠辣,其实呢,越是规模庞大的家族,亲情……就越是一种奢望,当然,如果是在面对外敌的时候。我们的剑还是能够一致对外的,毕竟关乎到一个家族的生死存亡问题,而现在的情况就是,除了我,几乎没有人意识到,那个谢姓女子,将会给精武世家带来什么样的打击。而且,家族流传的年代越是久远,血缘关系也就越是稀薄,你会觉得十万里之外的某个小国的凌姓的人是亲人么?事实上,在远古时代,很可能你们就是同一个祖先分支出来的。大世家的情况就是如此,只不过是一直居住在一处罢了。”

凌逍见烈缺说的直白,便笑道:“那烈缺公子,又需要凌逍为你做些什么?”

烈缺精神一振,竟然如个市侩商人一般的搓搓手掌,然后嘿嘿笑道:“凌逍兄弟神秘无比,随便哪个方面,都让缺心动不已,不过……缺也是有自知之明,所求唯有两点,第一,将来若真是被我言中,谢姓女子霍乱我烈家的话,还望凌逍兄弟能记得缺今日坦诚之情,略伸援手,毕竟,有些事兄弟你可做,缺却是做不得。”

凌逍点点头,明白烈缺的意思,毕竟,在任何一个种族,可以内斗,但同族相残,那可就是大问题了,起码说明你这人的品质有问题。

烈缺又道:“将来,若是缺能掌管精武世家,还望凌逍兄弟手上丹药,能向烈家开放交易,当然,作为回报,烈家一定拿出相应等价物品作为交换!”

说完,脸上一团笑意,眼眸微微闪烁的看着凌逍:“唯有此两点,凌兄以为如何?”

凌逍爽快的伸出手,跟烈缺击掌三次,笑着道:“成交!”

交易达成,两人心里都十分满意,凌逍并不在乎烈缺心里是否还有其他图谋,对于凌逍自己来说,他所欠缺的,唯有时间!

等到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凌逍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眼眸微微眯起来,看着新城里面不断升腾而起的漂亮焰火,心里想着:剑尊么?

狂欢节的焰火晚会上,凌逍把公孙剑也请出来作陪。

公孙剑和烈缺两人相遇那一瞬间,两人的眼中都暴起一团精光,皆从对方眼中看见震惊的神色。

烈缺心想:凌逍手下果然藏龙卧虎,竟然会有如此实力的年轻高手,看来自己的选择果然是没错的。而且前些天听说公孙世家一众高手曾经在折家一众强者覆灭之后,进入过凌逍府邸,难道这年轻人,会是公孙家族的年轻一辈?想想,也只有超级世家,才能培养出如此年轻的高手吧!

不过看看凌逍,烈缺心里忽然感觉到一阵泄气,身为超级世家公子的那种骄傲荡然无存:凌逍这货,是个怪胎!他奶奶的。

公孙剑则在心里想:这个年轻的高手,又是来自何方?怎么身上竟然拥有跟我差不多的气质,莫非也是来自超级世家?看来爷爷说的没错,凌逍这人,果然是深不可测!

酒会上面,凌府一众女眷,都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既然已经决定要去尼亚学院进修各种知识,那么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而且,公孙剑在得知凌府的女人们要前往尼亚学院进修的消息后,主动表示,公孙家族的根基就在尼亚公国,凌府的众女眷若是前往尼亚学院,公孙家族可以帮着照拂一二。

别小看这句话,这就相当于一个超级世家的承诺,让原本还有些担忧的凌逍,彻底放心下来。

到时候,蜀山剑派这边选拔弟子,可以交给上官雨桐和大祭司苏雪来处理,凌府内政,可以交给明月来管理。黄浦月的危机渡过之后,相信乌兰家不会再有胆子找她麻烦,到时候,彭泽斯城六名剑皇境界的强者,加上几个大阵,足以自保。

自己……终于可以把全部心思用在修炼之上!

不需要太多的时间,三年!三年就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到时候,正好赶上蜀山门派第一批弟子筑基。

想到这里,凌逍望向夜空的目光深邃无比,如同穿越层层时空,回到自己师门。

一句佛家揭语,自凌逍心头骤然唱响: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而法相宛然,即为离于爱者!

刹那间,凌逍过去在修真界种种画面,逐一浮现在眼前,一幕幕,无比鲜活,无比生动!

凌逍识海当中,猛然间浮现出一尊巨大法相!

法相巨大无比,仿佛充斥整个识海空间,法身爆发出无穷豪光,期间,大圆满光明云、大慈悲光明云、大智慧光明云、大般若光明云、大三昧光明云、大吉祥光明云、大福德光明云、大功德光明云、大归依光明云、大赞叹光明云,无数祥云,环绕法身。

又出种种微妙之音,所谓檀波罗蜜音、尸波罗蜜音、羼提波罗密音、毗离耶波罗蜜音、禅波罗蜜音、般若波罗密音、慈悲音、喜舍音、解脱音、无漏音、智慧音、大智慧音、师子吼音、大师子吼音、云雷音、大云雷音……种种微妙之音,涤荡着凌逍的灵魂。

蜀山派以剑入道,原本修的是道。而创造大自在心经那位先辈,虽未有记载本来派别,但蜀山后人曾有猜测,应当是出身于佛家!否则不可能创造出如此精妙心法。

佛道理念合为一家,在修真界十分常见,海纳百川,吸收各家经义是修真者们很喜欢做的事情。

不过说起来,能够身兼数家经义之所长的修真者,却也并不多见!

凌逍心头一片空明,他身旁的公孙剑和烈缺两人皆为年轻一代精英之辈,就在凌逍入定那一瞬间,两人便以十分敏感的感应到,同时眼中都射出不可思议的光芒。

想不到,这凌逍竟然如此强悍,随时随地,都能进入到修炼境界当中!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同时对凌逍心胸之坦荡感到敬佩,若是换做他们,身旁还有外人,是绝对不敢如此就进入修炼当中去的!

凌逍却不知,他无意当中的一个举动,让两个超级世家的公子对他的敬意上升了数个层次!

而且,公孙剑和烈缺还有一件事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的,大自在心经突破的过程中,凌逍的防御能力是最为强大的!若是这时候有人敢攻击凌逍的话,以烈缺和公孙剑的境界,会被那千百万道佛光直接给化成灰灰!

大自在心经那深奥晦涩的经义在凌逍脑海中不但闪现,过去不能理解的,现在猛然顿悟,凌逍脸上露出拈花笑容。

公孙剑和烈缺两人心神又是一阵,感觉到一股柔和庞大的力量将两人笼罩其中,同时,他们各自修炼的功法,就在这一瞬间,猛然间,就如同融会贯通一般!

两人脸上大惊,双双盘膝而坐,闭目凝神,进入修炼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