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逍说着,将亟寒宝鼎至于石室中间,亟寒鼎开始剧烈的晃荡着,或许是高阶魔兽的本能,或许是这头傀儡魔兽还尚存一丝神识,被关进鼎内,便开始疯狂的反抗起来。

凌逍盘膝悬空而坐,双手开始不断的结出各种手印,空中留下一片片残影,各种手印使出之后,凌逍催发体内真火,自双掌生出!

真火炙热无比,在凌逍手掌中跳跃着,凌逍飞快的将这些真火全部打进亟寒鼎内!

炙热的真火顿时将亟寒鼎给烧的一片火红!整个石室内热浪滚滚!凌逍不为所动,继续催动着体内的真火,真元自金丹源源不断的流转,产生的真火又全部打进亟寒鼎内。

凌逍一边往亟寒鼎内灌注真火炼化那傀儡魔兽,一边用各种手印稳定亟寒鼎,大概是知道这是最后的反抗,那傀儡魔兽反抗带来的破坏大得惊人。若非是亟寒鼎已经被凌逍给炼化,甚至有可能被它庞大的力量给破坏!

亟寒鼎里面不断传来怒吼.声,撞击声,声势极为惊人,但却没有丝毫的气息泄露出来,凌逍神色淡然,仔细看去,面上竟蒙着一层淡淡的光芒,有若神祇一般!炼化的手印被凌逍远远不断的结出来,到最后,凌逍最后一掌拍在亟寒鼎上面,最后一道真火也进入到鼎中。

而此时,亟寒鼎内,几乎已经没了.动静。只是偶尔还能听见一声微弱的撞击声,凌逍的真火开始炼化着这头傀儡魔兽!

上次被凌逍炼化的深海魔章.的实力要远远超出这头傀儡魔兽,但这头傀儡魔兽却是拥有本体的,所以,必须先把它的本体彻底炼化干净,提取它最为纯净的本源力量,所以,在过程上,跟上次有了很多不同。

通过炼化强大魔兽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的力量,怕.是在整个沧澜大陆上,凌逍也是头一个!

就是不知那圣域是什么样的,不过想来,既然圣阶.的人在里面属于最底层的,那么凌逍心中对圣域的实力,也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恐怕,圣域里面的最强者,将会是如同修真界中渡劫期和大乘期那些恐怖的存在!

怀着对圣域无尽的向往,凌逍体内的真火骤然.变得猛烈起来,炼化的速度提高了很多!

上官雨桐和宋.明月两人叫了半天之后,然后又在那个角落寻找了很长时间,却根本找不到打开石门的办法。

最后,两人唯有无奈的放弃,决定就留在这里等着凌逍,凌逍点亮的那些火把将这里照得通量,宋明月和上官雨桐两人随便找个干净点的地方坐下来。

两女对视一眼,宋明月此时恢复到一个翩翩美男子的打扮,唇红齿白,英俊潇洒的,就算在现在这种环境里面,依然很有风度。

上官雨桐说道:“你扮男人扮得可真像!凌逍当初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是这副打扮?”

宋明月点了点头,然后问道:“能说说,你和凌逍……是怎么认识的吗?听他叫你老师,你怎么……怎么会喜欢上他?他可是你的学生啊?”

饶是不在乎什么世俗礼法,宋明月的话,还是让上官雨桐脸色一红,不过还是抬起头,看着宋明月,一双眸子里虽然带着娇羞,但娓娓道来,却显得十分平静。

“我认识凌逍的时候,还是他姐姐带他去帝国学院,那时候,他还是个……有点害羞,又有点自卑的小男孩。”

上官雨桐脸上露出追忆的神色,开始回忆起,她刚见到凌逍时候的模样。

“三弟,叫上官姐姐!”古灵精怪的凌素,笑嘻嘻的看着上官雨桐,然后给自己的闺中好友介绍道:“雨桐,这是我家老三,别看他在武道上不能有多大发展,但人很聪明的哦!好了,我就把他托付给你了,要是有人欺负他,我可不让的!因为……你是我最好的姐妹吗!还有,我知道你实力很强,咯咯!”

就这样,凌素很不负责任的把自己的半废物的弟弟,推给了自己的好姐妹。

“来,跟姐姐走吧,你放心好了,帝国学院,教的也并不完全是武技,不能习武,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要正视自己的缺陷,因为人都有缺点,对不对?”

上官雨桐也很快进入了角色,决定先开导下这个好友的弟弟。

“老师,我知道的,您放心好了,我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年纪还很小的凌逍,十分老成的回答着上官雨桐。

上官雨桐嘴角带着一丝笑,冲着宋明月说道:“你看,他一开始其实就是好孩子,而且很懂礼貌,虽然他姐姐要他也叫我姐姐,可他却直接叫我老师,从那时候起,我就一直都很关心他,可惜是的,帝国学院读书的学生,非富即贵,那些人就算不当面嘲笑他,背地里的指指点点总是少不了,他那个时候,一天比一天沉默,不管对他说什么,他都不会反驳你,更不会为自己辩解一句。我感觉,正是那段灰暗的日子,如同在茧中蛰伏一般,让他积累了很多同龄人永远都接触不到的东西,才在破茧之时,能够大放光华!”

宋明月轻声问道:“这么说,姐姐是在凌逍还未成才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他了?”

上官雨桐嫣然一笑:“怎么说呢,那时候对他的喜欢,应该完全是姐姐对弟弟的喜欢,我当他是我亲弟弟一样看待!如果有人欺负他,我就会在暗中替他报复回去!然后看着他消沉的模样,我会很生气,会很泼辣的大声教训他。咯咯,也许直到今天,在他的印象当中,我还是那个很厉害的老师呢!明月,你是个好姑娘,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跟你争什么,更不会去跟叶子她们争什么,我只想,能够一直在他的附近,注视着他,看着他一步步成长,在背后为他加油打气……就已经足够了,我真的没有奢望过什么。”

“是啊……像他这样的男人,谁会不喜欢呢?”宋明月喃喃自语着,脸上随即露出灿烂的笑容,然后伸出一只手,笑着说道:“虽然我很介意,不过,选择的权利却是在他的手中,我不想让他认为我很小心眼,尽管……我就是小心眼。”

上官雨桐笑了笑,把手递给宋明月,感觉温温软软的,也说道:“眼下,还是一起祈祷,他能够平安回来吧!”

这时候,头顶上忽然传来一阵声音!宋明月实力强一些,先是听见,脸色微微一变,上官雨桐也十分敏感的把头抬起来,看着头顶光线之外的黑暗虚空。

“有人找来这里了!”

宋明月沉声说道:“咱们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说着,有五六十人,快速的从上面依次落下,为首一人,正是秦家家主秦昭然,看见宋明月两人,微微一怔,心说不是下来三人,怎么就剩下两人?

原来,他们在那条路上走出老远,却怎么都走不到尽头,仿佛迷了路一般,那条路像是可以迷惑人的神志,众人走来走去,发现竟然一直都在兜着圈子!

那些人开始醒悟过来,古家的那弟子,后知后觉的说这应该是机关术种的迷惑术!这也怪不得他,这种迷惑术在机关师世家,也都是作为传说来对待的,哪有谁见过真正的迷惑术?

那些人又退回来,到了断路这里,准备飞回去重新找别的门的时候,忽然有实力强大的人看见,下面几万米的地方,似乎有着亮光一般!

然后那些人想起,刚刚似乎有三人从这落下去了,于是,秦昭然决定,下来看看!

下落到这里之后,才发现,原来那三人居然是正确的,上古遗迹,确实是在这里!见少了一人,秦昭然脸色微微一沉,看着宋明月两人说道:“还有一人哪里去了?”

宋明月见那古家弟子也被秦昭然带下来,脸色有些苍白,精神十分萎靡,估计下落的时候有些吓着了。有这样的人在这里,想隐瞒也没有用,于是,用手一指凌逍消失的地方,说道:“就是那里,他,他不知碰了什么地方,就消失了,你们,你们快帮着找找!”

上官雨桐则表现得很害怕的模样,低着头也不敢说话,这里的人随便哪个实力都很强大,看得出宋明月和上官雨桐两人实力都不强,也就没怎么理会她们两个,在这种地方,想跑都跑不掉,所以,都省了看着她们了!

秦昭然冲着古家弟子示意,古家弟子微微吐了口气,然后走过去,看了几眼,皱着眉头问宋明月道:“他就是从这里消失的?”

宋明月猛点头,心说看来这机关师古家,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凌逍到那里三下两下就进去了,可这古家弟子看起来还挺迷茫的,孰高孰低,一眼便知。

古家弟子又在那里摸索了半天,不少人看着宋明月的目光渐渐狐疑起来,心说难道这小子敢说谎不成?不过想想在这种地方,敢对他们这些强大的人说谎,也需要极大的勇气,看着小子长得这样子……不像是有那个胆子的。

若是宋明月知道他们内心想法,怕是以后打死都不肯扮成这浊世佳公子的模样了。

过了好久,古家那弟子才说道:“找到了!”

众人围拢过去,这时候,宋明月忽然有些担心起来,心说这么多人,要是进去正碰见凌逍找到了宝物,那凌逍岂不是危险了?不过再一想,以凌逍的智商,肯定有应付的办法,没准,还会布下一个阵法等待这些人呢!

古家弟子等着众人都围过去之后,才苦着脸说道:“这是个单向机关,咱们不可能进去的。”

秦昭然皱眉问道:“什么是单向机关?”

古家弟子解释道:“上古遗迹里面,有很多机关是一次性的,进去了就会被封闭在里面,有进无出,所以叫做单向机关!”

宋明月和上官雨桐对视一眼,脸色齐变,像是为了安慰自己,上官雨桐小声说道:“别怕,他一定有办法逃出来的!”

那古家弟子耳朵还挺灵,闻言冷哼一声,说道:“做梦去吧!这种机关别说是人,就连声音都逃不出来!除非你们的那位同伙也拥有我这样的破解机关的手段!能共从那边找到一条出路,否则的话,一定会被困死在里面!”

宋明月暗暗撇了撇嘴,心说:你那手段?凌逍比你强百倍!

秦昭然做事也不拖泥带水,见状,一挥手:“找下一个门路!”

也许是有些急躁了,秦昭然说话并不客气,古家弟子虽然心中不满,可却也不敢说什么,这种地方,人家想要杀他,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一件事,他早就已经有些后悔进来了,可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古家的机关术也确实不俗,没过多久,这古家弟子,便找到一处机关,然后说道:“这是个大机关!都靠边!”

等着这些人都靠到边上之后,古家弟子用手狠狠一按墙壁上的一处,那块石头,呼的一下沉进去,然后就是一片寂静,古家弟子也是一愣,不少人都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古家弟子脸上有些挂不住,刚要说话的时候,就感觉到脚下开始颤抖起来。

刚开始,是轻微的颤动,慢慢的,开始摇晃起来!这个大厅的地中间鼓起一条线!然后开始慢慢的不断向上升起!

那些从上面掉落下来的路面以及这里本身的沙子,都顺着升起来的坡度,开始不断的向两边滑落。整个大厅的地面,竟然从中间,一分为二,向两边分开,然后高高的升起!

众人无不看得目瞪口呆!所有人都集中到一起,幸好,在两头还都各自有几米的地方是没有分开的。等到那两块地面全部都贴在两边的墙壁上之后,下面的景象……完全呈现在众人面前,所有人,甚至包括上官雨桐和宋明月两人,都被惊呆了!甚至比刚刚看见那怒龙似的蜿蜒到远方的路灯还要震撼!

下面一片金碧辉煌,灯火通明的,无数大大小小,黄金雕塑成的塑像,整齐的摆放在那里!映着灯光,晃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箱子,有些是关着的,有些则是打开的,打开的那些箱子,里面的晶核在闪闪发亮,整体带来的能量波动,老远都能感受到……

“哈哈哈哈!”

就算眼前这些全部都是世家门派中人,视金钱如粪土,可也被这惊人的财富给晃的红了眼!

有人大笑几声,飞身跳下去,后面的很多人犹豫了一下见那人跳下去之后,什么事儿都没有,都忍不住跟着跳了下去!

宋明月和上官雨桐相互对视了一眼,均是摇了摇头,下面的财帛自然动人,但两人心中都记挂着凌逍的安危,相比之下,就算下面有座金山,两人也不会在乎。

可秦昭然看了两人一眼,忽然阴测测的说道:“你们也跟着下来!”

“凭什么?”宋明月淡淡的望了一眼秦昭然:“我们对下面的财富没兴趣!”

“嘿嘿,老朽对你们消失那人有兴趣!”说着目光闪烁,眼睛一眯,一股杀意流露出来。

两人无奈,在心里怒骂这秦昭然太过狡猾,竟然连未发生的事情都算计在内,只有也跟着跳了下去。

等到众人都跳下去之后,上面那升起来的地面,又慢慢的合上,有人就想上去,古家弟子说道:“不要担心,这里有通风口,就说明,肯定是有别的出路!这处遗迹的设计极为精妙,肯定不是为了困住别人而设计的。”

那人说道:“你保证?”

古家弟子虽然实力不高,不过在这方面也堪称权威了,但凡这种人,往往都不喜欢别人质疑他,闻言微微笑道:“若是不信,你就上去好了。”

随着古家弟子的话语,上面最后一丝缝隙也被合上,古家弟子脸上露出一丝讥讽,那人脸上露出一丝愤怒,想着跟他发火也晚了,忍不住瞪了古家弟子一眼,转过头去。

能过跟随秦昭然来到此处的人,几乎全都是大世家门派中实力强横的人,那纯金的雕像竟没人去看,所有人,都忍不住把目光落到那箱子上面。

秦昭然哈哈一笑:“所有魔兽晶核……大家均分,所有人,见者有份!”心里却在想,只是在这遗迹里面是这样的……

凌逍双手按在亟寒鼎上面,已经过去了数个时辰,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鼎内被完全炼化的纯净能量,顺着凌逍的双手,通过他的经脉,开始源源不断的朝着凌逍丹田的金丹集中而去!

这种纯净的能量,吸收起来极为舒服,凌逍强大的心境修为,保持着实力的稳步上升,非常平稳的,不会出现走火入魔的迹象。

又过了十几个时辰,凌逍将亟寒鼎内的最后一丝能量也吸进体内,丹田内的那颗金丹,也大了很多!身子慢慢落在地上,依然闭目盘膝,双手开始慢慢的结着手印,引导着体内的真元,开始沿着拓宽了很多的经脉疯狂运转起来,飞速的运行了九个大周天,然后一股浊气顺着凌逍的胸腔骤然吐出,凌逍长啸一声。

声若洪钟,将这石室震得颤了几颤!

下面那些人当中,有几个剑皇实力的强者,忽然抬起头,眼中露出狐疑的神色,不过紧接着就恢复了平静,但他们的心里都知道,上面肯定发生了什么变化!

一股庞大无比的气势,顺着凌逍的身体散发出来,凌逍双目睁开,一片金黄色的光芒极为耀眼!过了好一会才慢慢的敛去。

凌逍心中惊喜不已,自己真是得了莫大的机缘,炼化的这头魔兽,在被制成傀儡魔兽之前,至少有八阶巅峰的实力!甚至,凌逍都怀疑它拥有九阶的实力!

因为刚刚吸收的那些纯净的能量,竟然帮着凌逍一举突破了金丹初期的巅峰状态,进入了金丹中期!

凌逍招出戒指当中的那九百九十九把寒铁短剑来,顿时,整个石室上空,全部排满了剑尖冲下的寒铁短剑!

这些剑全都锋利无比,闪着寒芒,随着凌逍的意念,开始慢慢的,先是一个个的移动着自己的位置,然后就是整体的移动起来,以凌逍为中心,绕着他,开始慢慢的转动起来。

凌逍大喝一声。

“斩!”

九百九十九把寒铁短剑,忽然像是爆炸一般,以凌逍为中心,四散炸开!

纷纷刺在石室的四周墙壁上面,那墙壁的石头无比坚硬,如此锋利的寒铁短剑,也只能削掉一丁点的石屑!

凌逍大笑几声,然后将这九百九十九把寒铁短剑收回去,待有时间,将它们好生祭炼一番,就可发挥出莫大的威力!

凌逍这时候,将刚刚得到那副铠甲取出,那种心灵上的感应又再次出现!

凌逍这个时候注意到,放置铠甲的桌子上面,还雕刻着一行字:炼金术巅峰之作——精金月光铠!

凌逍看着手中这副柔软的,分辨不出什么材质制成的铠甲,上面散发着淡淡的黄色光芒,就如月光一般,铠甲没有袖子,没有纽扣,看起来十分简单,就是个圆筒形,带着两个窟窿是伸胳膊的地方。而且,凌逍找了一圈,竟然都没有发现有任何一丝链接的地方!

这说明了这件铠甲的宝贵之处,凌逍忽然将精金月光铠放在桌子上面,看着那行字:炼金术巅峰之作。然后从戒指当中取出妖血红莲剑来。

剑光爆闪,金丹中期强大的剑气让妖血红莲剑忽然发出一声嘹亮的鸣音!然后暴喝一声,狠狠斩在精金月光铠上面,这一剑……就算是一名剑宗强者,也能给斩为两段!

下面那不知道多少年的桌子,根本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力量,轰然碎裂!倒塌下去,再看这精金月光铠,上面竟然连半点印记都没有留下来!

“宝贝!”凌逍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