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月也是一样,只在这个大厅里面,就得到了如此让人惊喜的收获,那么,那几扇门的背后,又会拥有怎样的神奇呢?

他们首先来到紧挨着厨房的那个门口,凌素在门口的墙壁上,摸索了一会,地面传来一阵轻微的颤抖,然后,石门向着一边慢慢滑去。房间里,一片漆黑,外面明亮的光线照进来,让这间屋子里,恢复了一点光亮。

几个人向里面看去,这应该是一间卧室,里面摆放着一张石床,石床上面,铺着几张兽皮,那兽皮,却是在无情的岁月当中,变得风化了起来,凌逍走过去,用手轻轻一碰,就变成一片残渣,手指触碰到那石床的时候,凌逍却呆了一呆,这张石床,居然是温的!

石头本身,显然是不会有任何温度,能够造成此种原因的,要么是这石头下面有温泉!常年的温养,让这石头也有了温度,另一种……就是这下面很深的地方,就是岩浆在流动!不过这两点的可能性,都不是很大,因为如果有温泉的话,这洞穴里面,不可能如此干燥,一点水汽都没有,如果下面有岩浆,那么这里面整体的温度就会提升,那样的话,就算是他们的脚下,也肯定是热的!

去除这两点可能,还有第三.点,那就是,这块石头,是个宝物!并不是寻常的石头!

凌逍微微皱起眉头,搜寻记忆中.关于各种杂物的记载,也没能找到这种本身就有温度的石头的来源,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当年居住在这里的那位先贤,绝对是个……很懂得享受的人!

看厨房当中,那些精美的厨具,.这不知什么原料的石床,以及那奢华无比的空间容器,一切一切,给人的一种感觉,就是那位前辈,不但实力很强,技艺高超,在生活上,也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

房间除了这张床,其他地方都是空着的,没有看见.任何别的东西,宋明月有些微微失望的说:“还以为石门背后堆着如山的财宝,结果什么都没有!”

凌素轻笑道:“怎们已经有很大的收获了!不要太贪.婪!”

泰格在后面忽然间说道:“如果能找到一些吃的.就更好了!”

凌逍哭笑不得.的从戒指当中拿出一大块熟肉,扔给泰格,泰格满心欢喜的抓着那块肉吃起来,至于财富什么的,在泰格的眼中,完全没有食物重要!就算他明白财宝可以换取很多食物,但下意识的,还是会把食物看做高于一切。这是兽人生存的基本法则!没有食物,就等于没有生命!

打开第二个房间,这里面却是一个杂物间,里面除去一些炼药的工具之外,各种各样的书籍倒是很多!凌素一见,立马就不动弹了,冲着凌逍和宋明月说道:“你们去探查下面的房间吧,我要在这里看看这些书籍!”

凌逍笑着点点头,自己这个姐姐,倒真是个痴迷上古文化的人,大概,也正因为这点,她才能够找到这里来,换做一般人,恐怕根本就不会想到,这种地方,竟然也能出现一处上古遗迹吧!

第三个房间,里面的东西倒是让凌逍和宋明月很开心,因为这是一个炼丹房!房间里面,摆放着大量炼丹的用具,丹炉也是用整块的陨铁制成,比凌逍先前用的丹炉质量好上太多,虽然不如在宋家收起的那尊鼎,但作为炼丹之后,这个丹炉,已经足够用了!

凌逍不客气的收了这个丹炉,然后又在那些坛坛罐罐里面,找到很多炼制成功的丹药!

在凌逍眼中,这些丹药都是粗糙无比的,跟修真界的炼丹术根本没法相提并论,说是天上地下也不为过,但在宋明月的眼中,这些丹药,其实就已经是极品丹药了!

她甚至认出了一种自己家族视为至宝的丹药,自己能够如此年轻就达到四阶魔剑师,也全赖与那种丹药!

宋明月心思敏锐,冰雪聪明,她很敏感的从凌逍眼中,发现了一丝淡淡的不以为然,显然不是针对她的,那么……是针对这些丹药的!

这些极品的丹药,他……他居然没有放在眼中!

宋明月心中大惊,同时对凌逍能够治好自己的父亲,忽然间,信心百倍!当下,也不再多去看那些丹药一眼,更没了将它们带走的欲望,守着一个炼丹宗师,自己去拿那些人家看不上的丹药,不是脑袋有问题么?

第四个房门,也是宋明月开启的,摸索一阵之后,石门慢慢打开,借着光线,两人却是有些意外的发现,这个房间里,空空如也,竟然什么都没有!

地面上干净得甚至没有一点灰尘!

“真是奇怪,怎么什么都没有呢?”宋明月一边说着,一边抬脚往里走去。

凌逍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大喊一声:“回来!”可为时已晚,就听见宋明月一声惊叫,地面上骤然出现一个大洞,宋明月失足掉落下去!

凌逍没有半点犹豫,一纵身,也跟着跳了下去,一把抓住宋明月的手腕,就想要腾空升起,这时候头顶忽然光线一暗,紧接着,下面传来一股巨大无比的吸力!两人的力量根本就不能与之抗衡,双双朝着下面跌落下去!

等凌素和泰格赶过来的时候,却发现那石门已然关死,怎么也打不开了!

凌素和泰格面面相觑,泰格沉声说道:“小姐,你往旁边一点!”

凌素听话的躲到一旁,泰格一声低吼,从脚下升起三道明亮的黄色光圈,然后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到右臂之上,抡起铁拳,大吼一声:“开!”

“轰!”

一声巨响,凌素赶紧捂住耳朵,身子同时被震出十几米远!整个大厅都感觉晃了几晃,那些夜明珠纷纷掉落下来,足有上百颗!

轰隆的声音持续了好一段才停下来,可眼前那石门,居然……纹丝没动!

泰格呆住了,凌素也有些发呆,她现在耳朵还嗡嗡作响,觉得这兽人那一拳,就算砸在一块厚厚的钢板上,也能给砸穿,可这石门,竟然一点损伤都没有!

泰格大怒,看着凌素道:“小姐回到房间去躲着!”

等凌素进去之后,泰格又是一声怒吼,一连三拳,准确的击在同一个位置上面,终于,将这块巨石,给砸出一丝裂痕,紧接着,裂痕越来越大,随即崩开,变成一块块的碎石,散落在地上,凌素从地上捡起几颗夜明珠,扔到这个房间里,房间顿时通亮。

泰格则把地面上的石头,给搬了起来,扔到房间的地上,传来一阵闷实的声音,就像砸在实心的土地上一般。

泰格仗着自己修为强横,浑然不惧的跳进去,在地面上蹦来蹦去,却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又恼怒得跪在地上狠狠砸了几拳,同样的,没有任何反应。

泰格挠挠自己的光头,有些无计可施了,冲着后面脸色有些苍白的凌素说道:“小姐……现在怎么办?”

凌素轻咬下唇,走进屋子,仔细寻找半天,也没有找到任何的机关,终于有些颓然的说道:“这样吧,我再把那个前辈留下来的所有笔记看一遍,他没理由单独留下这样一间房子当做陷阱的!”

泰格点点头,这个忙他就帮不上了,心里只好不住的祈求兽神保佑凌逍,毕竟,少爷他可是整个兽族的希望!

泰格虽然没有文化,但却很清楚一点,少爷的前途不可限量,只有少爷在,兽族的未来才有希望能够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乐土!

那样就能吃饱饭!

这是整个兽族,数千年来,最大的一个心愿!

……

凌逍和宋明月两人的身子疾速下坠,就像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牵引着一般,两人的实力在这里仿佛完全失去了效果。

凌逍的感知能力相当厉害,虽然这里一片黑暗,但依然能感觉到这个空间水汽很重!

下面有水!凌逍心里想着,足有几十个数的时间,随着惯性,两人的下坠速度也来越快。

噗通一声!

溅起滔天的水花,两人齐齐狼狈的掉进这潭不知多深的水中。

凌逍感觉到,那股巨大的吸力,到了水中就消失掉了,两人随着巨大的惯性,扎进水下足有几十米深,潭水冰冷刺骨,凌逍顿时放出护体灵气,将自己和宋明月都包裹起来,这时,忽然凌逍眼前出现一道幽蓝的光芒,凌逍顿时感觉到压力一轻。

睁开眼睛,却看到宋明月满脸通红,抿着嘴,正不知想着什么,见凌逍望向自己,宋明月把脸别过去,把身子努力离开凌逍一点,因为两人的身子是紧紧挨着的。

“凌兄……我,我又惹祸了,真对不起,连累了你。”仿佛像打破这尴尬的局面,宋明月轻声说道。

“宋兄这是哪里话,大家既然是朋友,就不要再说这样让人不喜的话来。”凌逍微微皱眉说道,他忽然有种很怪异的感觉,宋明月此刻,似乎变得很柔弱!全身的衣服冒着热气,竟是在用内力烘干着衣服。

还真是娇贵啊!凌逍心中说道,毕竟在这种地方,是否有危险尚未可知,他却急着烘干自己的衣服,这种举动让凌逍有些难以理解。

看着眼前被阻隔的潭水,凌逍说道:“这是深海毒龙眼?”

宋明月脸色一红,说道:“抱歉,凌兄,当时瞒了你,之后却也忘记了说!”

“这有什么,还是想办法怎么上去吧!”凌逍随口说道,心里说:我瞒你的事情更多,大家扯平了。

两人在这颗拥有避水效果的深海毒龙眼的保护下,开始慢慢向上游去,这时候,忽然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骤然袭来,就连宋明月都感觉到,她吃惊的抬头望着凌逍。

“什么东西?”

凌逍神色也凝重起来,在这水下,他的实力不能完全发挥出来,若是这里真的有强大的水中魔兽,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快点离开这种地方!

“不知道,快走!”凌逍随口说着,体内天地灵气在全身的经络当中疯狂运转,同时手中持着妖血红莲剑。

两人在水中急速上升,忽然间,就感觉到一股庞大无比的激流,朝着两人射来!两人根本就没有半点还手的余地,被这股巨大的力量冲击出上百米远!

又深深的进到潭水底部!眼前漆黑一片,根本看不见半点东西!凌逍只能依靠强大的精神力感知来判断着对方是个什么东西。

凌逍的精神力顺着刚刚的方向放出去,忽然间,跟一股包含着:凶厉、暴躁、残忍、阴冷的精神力碰撞在一起,凌逍闷哼一声,脸色顿时苍白一片,眼角鼻孔和嘴角耳朵全部流出血液。

深海毒龙眼淡淡的幽蓝光芒下,宋明月心中无比惊惧!再也顾不得矜持,双手抱住凌逍,声音颤抖的问道:“凌逍,凌逍,你没事吧?”

凌逍勉强一笑,咳了一声,从嘴角又流出鲜血,玩笑道:“宋兄怎么一着急,说话声音都如此尖锐?”

“都什么时候了,你……你还有闲心开玩笑,你不知道人家担心你?”宋明月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因为自幼便成天泡在水里的她,也感觉到,那个实力无比强横的东西,正不紧不慢的往这边游来。

就如同……猫戏老鼠!

“没事,没事。”凌逍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丹药,扔进口中,说道:“吃了一个小亏,这东西,精神力竟然比我强大!不知是修炼了多少年的怪物!”

“该死,若非我好奇,怎么会陷入这种险地,真是的……”宋明月眼泪汪汪,自责的说着。

“哈哈,纵然宋兄不进来,我也会进来的,难道说若是我跌下去,宋兄就能视而不见不成?”凌逍抹了一把嘴角,然后说道:“所以,宋兄莫要再弄那小女儿态了,说话也莫学女孩,听着别扭!”

这一刻,宋明月竟然出奇的不害怕了,心中满是羞恼,我都这样说话了,他……他这猪头,竟然还没感觉到,我是女人!

这个……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