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黄浦月的到来,叶子也只不过是在心里惊讶了一下而已,对叶子来说,伪装自己的情绪,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春兰和秋月则是压根就不认识这位黄埔家族的大小姐,还以为这是少爷又找来的女主人,不过看看叶子的表情,似乎又不像。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少爷身边得到认同的女人,只有叶子一个。

那名中年贵族李佛,凌逍直接让人把他带去墨青那里,让墨青看着安排他就是,凌逍相信,这种小事,对墨青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李佛对凌逍千恩万谢,作为一名曾经也辉煌过的贵族,李佛很明白贵族的一些习惯,那种当面笑背后捅刀子的事情太多了!难得自己落魄之后,竟然能遇见凌逍子爵这样的“好人”!让他心中有股暖流流过。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但只有切身经历过,才会更加懂得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黄浦月在叶薇妮的陪同下参观了凌逍的子爵府,赞不绝口,并没能认出来,身边陪伴着自己的这个绝色佳人,曾经数次在自己面前出现过。

当天晚上,黄浦月就住在子.爵府,春兰和秋月给安排的房间,子爵府空着的房间无数,所以,找出一些房间安排黄浦月和她的四名护卫,简直是太简单了。

第二日,终于到了蓝月帝国最为.盛大的节日,爆炎狮王狂欢节!

其实凌逍对这种节日在心底.里,颇有些不以为然,所谓山中无日月,对修真者来说,年这个概念,也只不过是记载自己修炼时间的而已,但既然融入到这个世界当中去,身边的人都当它是一个重要的日子,那么,凌逍也就跟着入乡随俗了。

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凌逍还是有些被感染了,这.种节日的气氛,在整个彭泽斯城的上空,形成了一道强大的气场!感染了城内的每一个人,就连那些平民们,一个个的脸上也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对于辛苦了一年的他们来说,狂欢节这个日子,可以让他们暂时的忘却所有的不快,然后真诚的祈祷来年生活能够更美好!

黄浦月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那边弹琴的风铃,.她并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是什么人,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喜欢她的琴声。

“风铃妹妹的琴弹的真好!我要是有你的本事就.好了!”黄浦月由衷的赞叹道,随即问道:“不过……我怎么觉得,凤玲妹妹似乎有心事呢?”

风铃嫣然一笑,.冲着黄浦月道:“那肯定是姐姐听差了,我在这里挺好的呢!”

黄浦月笑笑,也不便问人家的身份,自然无从判断风铃到底开不开心了。

今天是狂欢节,彭泽斯城的防卫力量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弱,凌武和墨青一直都觉得那三家贵族安静的有些奇怪,凌逍和墨青彻底的斩断了彭泽斯城走私和贩卖奴隶这两条线,可以说已经从根本上伤及到了这三家贵族的利益。但他们却一直都没有太大的反应,虽说私底下也有些小动作,不过那小动作,却是这些年来一直就存在的!

就算对凌逍和墨青暂时隐忍,但他们三家对城中那些富商和其他倒向凌逍的贵族们,也都一致的保持了一种无视的态度!

这才是最让人奇怪的地方!不说别家,就说脾气暴躁的黄强男爵,怎么也忽然变得隐忍了,换作以前他的脾气,就算不敢找凌逍的麻烦,至少也是要给那些富商们一点颜色看看的!

因此,墨青和凌逍研究过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们应该是在策划着什么事情,也许,觉得城中这些倒向凌逍的贵族也好,富商也好,都不足惧,只要扳倒了凌逍,那么其他的一切,就又将被他们三大贵族所掌控!

不过这终究是个猜测而已,爆炎狮王狂欢节一直就是蓝月帝国上至王公贵族,下到平民百姓都最为重视的一个节日,所以,就连福伯都觉得,就算是有什么阴谋,也不应该赶在这一天进行!

所以,当厮杀声在狂欢节的晚上响彻整个夜空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福伯和凌逍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子爵府的所有人召集到一起,然后打开早就存在的地下室,让那些下人们下去躲藏。

黄浦月虽然想留在上面,不过拗不过他的四名护卫的坚持,那四名护卫也都跟着黄浦月躲进了地下室里面,因为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小姐,其余的事情,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风铃有些期待的看着凌逍,不过凌逍却冲着地下室的入口示意了一下,风铃也没说什么,转身走了进去!

整个子爵府,刚刚还热闹无比,现在就剩下福伯、凌逍、孟离、叶子、和春兰秋月儿女,凌逍想让三女也躲进去,不过三人坚持跟凌逍在一起。

凌逍也清楚三女的实力,跟在自己身边,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

“没想到这群人,竟然真的敢在这个时候前来!”

福伯声音低沉的说道:“看来,这件事情之后,需要给他们三家一个教训了!”

叶薇妮皱起眉头,轻声说道:“最近一段时间,这三家并没有跟外界有什么接触,这件事跟他们三家未必有关系!”

孟离却轻声笑道:“你没明白福伯的意思,借着今天晚上这个机会,干脆的,就把那几家看着碍眼的贵族,一并清洗了算了!”

“这样……会不会遭到诟病,毕竟,这里是少爷的领地啊!”秋月脸上有些忧色的说道,虽然她跟春兰的身份是侍女,但无论是福伯,还是叶子和孟离,都没有当她们是侍女看,叶子更是当两女是姐妹一般。

“有什么好诟病的?难道少爷受了欺负还不能反抗了?”春兰一脸愤愤的说道:“再说,现在整个彭泽斯城,恐怕也只有这三家贵族是永远都不会拥戴少爷的吧?除去他们,哪个提起少爷,不竖起拇指?除掉他们,恐怕更多人会当作狂欢节的礼物呢!”

这时候,忽然外面闯进来一名闪电兵团的战士,一身血迹,也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敌人的,脸上也都是鲜血,惊得春兰和秋月低低的惊呼一声。

“大人快走!对方已经打到城门口来了!我方……伤亡惨重!好多袍泽都阵亡了!”

那名闪电兵团的战士说着,声音有些哽咽,在战场上流血不怕,但看着袍泽一个个倒在自己的身旁才是最不愿接受的事情。

“什么?怎么会这样?凌武呢?对方有多少人,最高的是什么实力?”福伯低声喝问道,眉毛竖起,显然已经动怒。

凌逍的脸色也冷起来,没想到闪电兵团如此强大的战力,竟然,会伤亡惨重?

“他们……他们有一名相当高级的武者,至于什么等级,不知道,那些人都像是佣兵,身手都相当好!看起来都是精锐战士!没有能识别身份的东西,大概有五千多人!他们是突然袭击的,因为今天是狂欢夜……城门,都是开着的,他们直接就杀了进来,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这士兵说着,呼吸渐渐有些困难起来,眼神也开始涣散,显然也是受了不轻的伤!

凌逍立马从戒指中拿出一粒疗伤丹药,让这名士兵服下去,然后深深的看着福伯,听着外面已经传到街上的喊杀声,显然……是冲着这边来的!

福伯重重的哼了一声:“少爷稍安,切容我前去观看!”

“喔霍霍霍霍!~谁都不用去了,凌逍,今天就是你死之日!”一声狂笑,自远方传来,到话音落地,那人已然自空中飞来!

“剑宗!”

福伯目眦欲裂的大吼一声:“少爷,你快走!”说着怒吼一声迎上去,一阶魔剑师在剑宗眼中,竟然如蝼蚁一半,空中那人重重哼了一声,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猛的席卷向福伯!

福伯口中鲜血狂吐,被击飞出数十米远!

“凌逍!纳命来!”

那人又是一阵怪笑,举起巴掌,朝着凌逍头顶拍了过来!强大的威压伴随着这人的动作向凌逍袭来。

凌逍却一眼看出,这人竟然是当初在帝都袭击了太子车架,抢了那五阶魔兽的人!凌逍虽然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但对这种实力强横到让人战栗的强者,绝对是看过一眼很久都不会忘记的!

被这股威压猛的弹开的叶薇妮显然也认出这人是谁,脸色苍白的想着:今晚之事,和太子无关!

凌逍昨天放出一剑,今日精神力只恢复了一多半,灵力倒是已经补足,见福伯被一击打伤,口吐鲜血的倒飞出去。心中某处,像是被针扎一般,狠狠的刺痛了一下!

这个老人跟在自己身边,尽心竭力的安排着自己的生活,照顾着自己,让不了解这个世界的自己从他那里得到了无数的知识,他谦逊、优雅,有长者风范,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又能够露出铁血的一面!像一头护崽子的狂狮一般!

可以说,福伯现在凌逍的心目中的地位,不比任何人差!

这样一个老人,竟然被一击打飞,生死不知!

“你找死!”

凌逍一声暴喝,妖异的妖血红莲剑出现在手中,冲着这剑宗一剑斩去!

“浮光掠影!”

空气中的骤然出现一道扭曲的气浪,一道数十米长的无形剑气狠狠轰向空中那剑宗!

“喔霍霍霍霍,小娃娃,你能如何……”这剑宗原本狂笑着,轻蔑的看着凌逍,没想到被凌逍这惊天动地的一剑将后半句话噎了回去!

原本凌逍没有受到自己威压的影响而被击飞出去,这剑宗心里多少有些吃惊!这小子修炼的什么古怪功法,竟然能不受自己威压的影响?怎么可能?

至于那铺上来的魔剑师,他根本就没放在眼中,一蝼蚁而已!

当凌逍手中出现那把品相妖异的宝剑之时。这剑宗也只不过是略微的惊讶了下,因为这种武器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当凌逍那道剑气斩出来的时候,这剑宗脸上,却勃然变色!想要躲开的时候……却惊恐万分的发现,这一道剑气自己竟然没法躲避!

怒吼一声,体内浩如烟海的内力瞬间集中在双掌只上,迎向那道无形的剑气,狠狠冲了上去!

既然躲不开,那就正面迎上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

“轰!”

这剑宗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呼,身子在空中就如那风中的残叶,又如巨*中的孤舟,猛的被抛飞了出去!

凌逍却也吐出一口鲜血,双眼有些暗淡,只是轻微受伤的孟离和叶子三女赶紧过来扶住凌逍。

“快去看福伯!”

凌逍双目赤红,厉声喝道。

“少爷放心……我……还死,死不了!”那边传来一阵猛烈的咳嗽声,福伯佝偻着身子,一步步朝着这边走来。

春兰赶紧跑过去,然后拿出丹药,福伯吃下之后,微微喘息了几声,然后看着凌逍笑起来:“少爷石破天惊的一剑!打的好啊!”

“快别说话了,孟离,你立马去看看凌武怎么样了,我想,除了这名剑宗,剩下的人,实力未必就很强,你,叶子你也去!如果……凌武还有一战之力的话!那三名贵族的家……就抄了吧!不要杀他们,我要留着他们!”

“为什么?”准备离开的叶薇妮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脸色铁青的道:“那群人都该死!”凌逍受伤,叶薇妮心如刀割,心底里那股属于小女贼独有的狠厉又浮现出来。

“要打击对手,不是用武力征服就可以了,暴力流血固然爽快……可是愚蠢的人总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暴力带来的痛苦并不持久……只有反复蹂躏那看似高傲实则卑贱不如蝼蚁的心灵,在想拍苍蝇一样一巴掌拍死,才能造成不可逆转的戮残,让对手沉浸在心身的巨大噩梦轮回里,直到生命的终结那一刻,噩梦依旧!”凌逍微微带着些喘息的说完,脸上显出疲态,挥了挥手:“你们切记注意自己的安全,从现在开始,我要让所有人知道,得罪我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