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学这套剑技么?”

凌逍在风铃背后,以一种奇怪的语气问道,确实有些好笑,这剑技,实际上原本就是风铃的,凌逍见风铃施展过,然后又从她的琴声当中领悟到这套剑技的精髓,只不过,凌逍把这套剑技给升华了,提高了它的威力,现在反过头要把它教给原主人,确实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来。

风铃的身子轻轻一颤,随即冷漠的说道:“若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那就大可不必了,不要以为,你这套剑技高于我的,我就看得上眼!”

实际上,风铃在凌逍说出口的那一瞬间,立马就有种想要答应的冲动,她知道凌逍手中那套剑技对自己家族的重要性,父亲这次派出这些人前来,虽然跟那个人有关系,但这件事说到底,还不是父亲窥探人家凌逍手里可能有的神剑技!

没想到落个如此狼狈的下场,出来的五人,两个当场就死了,自己做了阶下囚,大师兄说很快就会接自己回去,等了这么久,却没有半点动静。

实际上,风铃心里明白,自己的门派,除了父亲和大师兄,其他那些人,比这世俗界的那些武者的实力,强也强不了多少,可以说,自己的师门放在世俗界,绝对算得上是一流的武者世家。但在那些隐藏门派里面,不过是细致末流,隐藏门派那些人看自己师门的神情,跟自己看这世俗界的那些世家……几乎没有不同!

风铃性子刁蛮,脾气暴躁,可.不代表她就是个脑子里没有东西的笨蛋!这些事情,她看的明明白白,但却没有任何能力去改变!

能有如此平和的心态去想这些.事情,说起来,还是借了眼前这人的光,如果不是这个冷漠的家伙封住了自己的实力,恐怕……就算明白这些个道理,风铃也不会静下心来去想。不过……就算她想明白了,又有什么用呢?难道想明白了,就能改变这种现实了?

改变不了!是的,自己的师门,一.代代的传下来,凭借着音律剑技,在隐藏世家当中勉强站得住脚,在想向上一步,却是千难万难,难道说那么多惊才绝艳的师门先辈都改变不了的事情,自己就能够改变了?

这套剑技,若是自己得到,会不会就振兴了师门?那.一瞬间的热流让风铃的血液几乎燃烧起来,可随机便冷却下来,这少年贵族,只不过是个子爵而已,就能轻而易举的制住了自己!而这样一个天才般的武者,在从前的传言中,竟然是那样不堪……这世俗界,到底还有多少个像他这样深藏不露的人呢?

风铃一步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她不相信,那个.可恶的……杀了自己两个师兄的混蛋能够把那套剑技教给她,尽管,那本来就是她的剑技!

她恨他!

凌逍看着风铃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说:“我只是.想知道一些关于隐藏世家门派的事情,对于是谁,请你们来刺杀我,我没兴趣知道,作为报酬,这套源自你的剑技,我可以还给你!”

风铃站住,内心.在剧烈的挣扎着,贝齿用力的咬着下唇,这个恶魔,他是在用剑技诱惑自己吗?不,我不能答应他,隐藏门派世家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永远对世俗界保持神秘!

“对不起,我对你的剑技没兴趣!”风铃一咬牙,继续朝前走去。

凌逍轻笑一声:“没兴趣你们劳师动众的出了五个高级武者来挟持我?别欺骗自己了,我说过,我只是对隐藏世家门派好奇而已!”

“你也在骗我!”风铃猛地转过头来,漂亮的脸蛋上带着愤怒:“你明明是害怕那些世家门派来打你的主意,才想了解他们,不至于到时候毫无准备的,对吧?哼,别把本姑娘当傻子耍,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不是不可以告诉你,但我有几个条件!第一,剑技教给我,不,应该是还给我,那…那本来就是我的剑技,是你偷学去的!第二,解开我的禁制,放我离开,我可以保证,再也不会来找你!你杀我同门的事情,我会用被你改良过的剑技顶替,怎么样,如果你答应我这两条,我就告诉你!”

“好啊。”凌逍想也未想的就点头答应道。

风铃倒是一愣,没想到凌逍竟然会这么痛快,按说凌逍只有一只囚禁着她,才能保证自身的最大安全,若说相信她的保证,那纯属骗人的鬼话,小孩子都未必上当,更何况,眼前这个家伙可不是小孩子。怎么就会答应了她呢?

风铃心中不断在思考凌逍为什么这么做,那边凌逍说道:“怎么,我都已经答应你了,你还不放心?”

“我不相信你!”

风铃撇嘴说道:“除非你现在就解开我的禁制,我才相信你!”

“你有点得寸进尺了,算了,我忽然没兴趣知道了。”凌逍耸耸肩,两手一摊,转身便走。

“等…等下!”

风铃凝视着凌逍:“记住你答应我的话!”

两人来到树下的长椅上做好,风铃有些恹恹的距离凌逍老远,然后才说道:“你问吧,你想知道什么,但说好,有些问题,我可以不回答你!”

“你随便说说,关于隐藏世家的一些事情好了。”

凌逍随意的说道,这态度,倒是让风铃一愣,不过还是说道:“所谓的隐藏世家,其实说穿了,也没有多么神秘,只是他们大多隐居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很少跟外界打交道,整个家族以修炼为主,实力有高有低,其实跟世俗界的那些世家,也没什么不同,只不过,隐藏世家和门派留传的时间更久,多半都比这个王朝的时间长。而世家也有各种各样的需要,所以……他们会在世俗界当中选择一些大家族作为他们的代言人,传给他们一些剑技,扶植他们起来,然后,通过自己的代言人,获得自己所需要的。”

风铃说完,看了凌逍一眼,说道:“怎么样,我说的,已经是够详细的了吧?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凌逍淡淡一笑:“你的家族……在隐藏门派世家里,实力如何?”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风铃一脸寒霜的说道。

凌逍脸上淡然一笑,也不生气,接着问道:“隐藏世家里,那些超级家族和门派,他们的剑技…多半都是神级的吧?”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风铃眼中渐渐露出不耐,浑然不知,她的神情,已经给了凌逍最好的答案。

凌逍这时候忽然长出一口气,整个人忽然轻松了起来,笑着道:“多谢,多谢你!”

风铃一脸的莫名其妙,瞪了凌逍一眼,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

凌逍也懒得给她说明,否则估计这女人得被气疯了,站起身来,扔下一句话道:“明天,我教你剑技!”

“喂…你什么时候恢复我的实力!”

传不传剑技的,并不是风铃最着急的,她感觉自己这样下去,恐怕一身修为都给荒废了,或者说,那个家伙,根本就没想过解开自己身上的禁制!

“等我想好的。”

“你骗人!”风铃在后面一脸愤怒的喊着。

“我只是答应给你解开,又没说什么时候。放心好了,不会太久,嗯,这种磨练,对你的耐心有好处,你太暴躁了,这样不好……”

凌逍的声音渐渐远去,剩下风铃一个人站在那里,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该死的,这么简单的文字游戏,自己妄称天才,居然被他给骗了!

“父亲说的没错,这世俗中人,没一个好东西!呜呜呜……父亲,铃儿想你了,快来接我回家吧!”

……

凌逍坐在福伯的对面,一旁的叶薇妮静静的拨弄着炭火,壶里面的水渐渐的开始沸腾起来,冒出浓浓的热气,叶子拿起茶壶,给两人沏好茶,然后又做到一旁,福伯满意的点点头,优雅的道:“小叶子,感觉如何?”

叶薇妮娇俏的脸上微微一红,然后说道:“还是多少有些别扭,不过,这样对提升境界真的有帮助么?我怎么感觉不到?”

福伯老脸笑得像一朵菊花,无比灿烂,连连点头:“有,肯定是有,不信……不信你问少爷?”

凌逍也认真的点头,一脸严肃:“真有!”

叶薇妮微微蹙起眉头:“我怎么感觉,你们,好像只想找个给煮茶的呢?”

“绝对不是!”

一老一少异口同声,都一脸真诚!

叶薇妮摇摇头,又安静的坐在那里,盯着炉火,陷入沉思。

福伯对凌逍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就很简单了,风铃应该来自于一个比较小的隐藏门派,从她使用的剑技上来看,应该介乎于天级到圣级之间,剑技其实很高明,如果那魔剑师用这套剑技跟我对战,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如此说来,他们应该就是被你有神级剑技功法给吸引,同时,他们跟太子殿下,多少也有点关系,呵呵,少爷,总的来说,要恭喜您,来自隐藏世家的威胁,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严重。”

凌逍也点点头,笑着道:“所以,我们眼下,只需要让彭泽斯城的贵族们安静下来,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