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山下,远离刺骨寒风,眼前郁郁葱葱的森林和身后皑皑白雪仿佛两个不同的世界,凌逍和叶薇妮回头看了一眼苍然矗立在身后的巍峨圣山。

在这已经是看不见顶峰了,只能看见半山腰那些终年缭绕在那里的云海,耳中似乎还能隐隐听到圣山之上那些实力强横的魔兽的吼叫声。

“呼!”两人都长出了一口气,叶薇妮感叹道:“真像是经历了一场梦啊,凌逍,这世间除了你,还有第二个人能如此准确的判断出那些魔兽的地盘边缘在哪里吗?相信如果有冒险团和佣兵团知道你这本事,怕是得疯狂了吧?”

说着,又笑嘻嘻的看着凌逍:“不知道先前放弃你的那个冒险团队,若是知道你这本事,会不会后悔死?”

凌逍嘴角微抿着,淡淡的笑了笑,说实话,这趟圣山之行已经很完美了,如果没有受伤,那就更完美了!相比自己的实力,达到如此的效果,他没什么不满意的。

叶薇妮心里想着,如果当初自己没把他从冒险团给挤兑出来,又怎么会有现在的收获?六阶大剑师!叶薇妮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总想找只魔兽或者是不开眼的冒险者试试。

以前的叶薇妮不过是个没有什么好剑技的三阶剑师,基本就是被人欺负的角色,虽然可以用盗贼的手段教训那些人,但哪有拥有强大的实力来的过瘾!

六阶大剑师看起来挺强大了,但实际上,这片广袤的森林里还是有无数的魔兽一爪子就可以灭了她。所以凌逍没给她表现的机会,依然带着叶薇妮走在那些魔兽领地的边缘,小心翼翼的避开它们。

这才使得叶薇妮最终确定,凌逍的确有这种神奇的本事!

“再有几天,我们就可以见到外面的阳光啦!”叶薇妮把眼睛眯成月牙形,随手摘下一株不知名的野花,有些神往的说道:“感觉我快要变成森林中的野人了。”

凌逍嘴角一挑,笑道:“是急于出去显摆下自己的实力吧?”

“你…”每每被凌天气的无语,叶薇妮微撅着小嘴,眼珠转了转笑道:“现在你实力可是不如我哦!惹恼了我,小心姐姐打你屁股…”话未说完,便忍不住得意的笑起来,看着凌逍的黑脸,叶薇妮心里暗爽,总算可以让你吃瘪一回了,谁让你总拿话刺激人的。

这里跟上面的银色世界相比,确实就是两个世界,林间空气新鲜湿润,阳光透过密林洒下斑斑点点,偶尔看见一只漂亮的彩蝶叶薇妮都会欢呼雀跃的去追,很开心的样子,孩子气十足。

凌逍淡淡的笑着看着叶薇妮,感觉这才是年轻女孩应该有的模样,却忘记自己也是个半大少年。

“凌逍,你说,咱们出去以后要去哪呢?”叶薇妮放开手上那只巴掌大的漂亮蝴蝶,蝴蝶惊恐的振翅飞逃,引得少女又是一阵咯咯的笑声,她从没像现在这样开心过,并不是因为实力。

“回帝都。”凌逍简洁的回答着,眼睛到处搜寻着有用的草药,不断将其采下,放进空间戒指里。

“啊…”叶薇妮轻轻的惊呼一声,随即有些失落起来,她早该想到,凌逍不是小地方的人,却不想真的是来自帝都。

“怎么,不想跟我去?”凌逍看了一眼面色有些古怪的叶薇妮,如果她不喜欢跟着自己,也不会去勉强,毕竟人都是需要自由的。

“当然不是。”叶薇妮急急的说了一句,随即轻叹了一声,停了下来,然后一双漂亮的眸子凝视着凌逍,“我跟你回去,但你不许欺负我!”

凌逍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回帝都,并不代表他要回家或者是去学院,而是因为帝都有整个蓝月帝国最大的拍卖行!

手中那两头五阶魔兽,凌逍并不打算自己留着,虽然没了晶核,但这两头魔兽也绝对价值不菲,而且,在拍卖行里面,经常会出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凌逍打算碰碰运气,这个世界的人不认识地龙之心和石竹草,但不代表没有人得到它们!

尤其是地龙之心,除去可以炼制筑基丹,也是上品的药材,真正懂得药性的人,没理由会放过它的,因为不知具体功效而放在拍卖行找寻识货的买家,这种事也常有。

叶薇妮一直怀疑养父来自帝都,但这种无凭无据的事情,她没办法对凌逍去讲,所以决定藏在心里,大不了到时候乔装改扮一下,反正近期不能被养父看见,否则发现她实力大增,养父一定会有所怀疑。

尽管那些大的世家也有可以迅速提高实力的丹药,但绝对不是叶薇妮能享受到的,若是养父认为她偷到了极品丹药而不上交,一定会找她的麻烦,甚至那些孩子们都一样有麻烦。

那个恶毒的男人,伪善的男人……总有一天,我会脱离你的控制!叶薇妮在心里暗暗发誓。

“帝都一定很繁华吧?我还从来都没有去过呢!”叶薇妮抛开心里那些不快,笑眯眯的缠着凌逍给她讲帝都的事情。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凌逍和叶薇妮对视了一眼。

“去不去?”叶薇妮有些兴奋的看着凌逍。

凌逍有些无奈的耸耸肩,觉得这妮子就像是个刚得到新玩具的孩子,总想着给人显摆下。点点头说:“也好,没准是其他冒险者。”

凌逍说着,又有些不放心的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株不起眼的小草,用两手使劲揉搓了几下,两手之间竟然出现几乎透明的液体,然后对叶薇妮道:“过来。”

叶薇妮转过头,凌逍把手上的液体涂抹在叶薇妮光洁细嫩的脸蛋上,额头、眉间,一直到如玉的脖颈。

凌逍的手碰到她白皙嫩滑的脖颈,一股怪怪的感觉填满叶薇妮的心间,耳根都红着,微嗔道:“你在做什么呀?”

“易容。”凌逍说着,又给自己涂抹上,叶薇妮惊讶的发现凌逍的脸迅速的发生了变化,成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的模样,皮肤有些发黄,像是营养不良似的,两只眼睛也变得有些呆板。

叶薇妮忽然感觉喉咙有些发痒,紧接着就感觉自己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有些粗了,再从凌逍身上的变化想到自己,忽然一阵惊恐,问道:“这,这是什么东西,我是不是也变丑了?这得怎么恢复?”

凌逍微微撇了撇嘴,心说女人果然是最在乎自己容貌的生物,淡淡的说道:“想恢复的时候,用另一种草药涂抹就行,或者是半个月后自然就恢复了,你改变下容貌不是会少了许多麻烦?”

“唔……也是。”叶薇妮点点头表示认同,自动忽略了凌逍半个月自动恢复的说法,要去帝都了,她宁可把脸蒙起来,也不愿意把自己变丑。从前之所以也把自己打扮成黑小子的模样,就是因为这张脸生的太国色天香了,一个贼长的太容易被记住,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凌逍心里暗笑,确实有另一种草药可以迅速恢复本来样貌,可惜的是,他还没找到。

----------------

下周裸奔啦,木有推荐,所以拜托喜欢本书的朋友们,能一如既往的给小刀投票支持。

情节即将展开,新书期总是要经历这个过程,大家有点耐心就好,小刀会尽量构架一个好看的故事献给朋友们的!